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苏州方言

发布时间:2011-11-28 11:53 作者: 来源:苏州地方志 访问量:

方言是地方文化的载体,jXKLpckl56QigAsWMMzKjH1j!+GoXb5zukxCeScpv0odccv$D镌刻着一个民族和地方民众厚重的文化积淀和6历史记忆,是一个具有明显地方特色的标志性1pK(aQQB7wXO)-Ykf&j3I7Gn 8Bkf语言工具,是维系地方群众之间感情和文化一EDXm(UvXA+%Vug24xlgU1P#lz%i GAzwwS&8Aw8体化的媒介,是反映地方文化心理和习俗演变V5N^qs%fs#fM(0#FMFz7的活化石。美国一位语言学家曾说过:“一种语言从地球上消失,就等于失去一座卢浮宫。” 民俗学专 家张志春 教授说“方言是文化的一部分,是社会文化的‘活化石’,反映的是社会文化的流变,应该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苏州话,一直是吴语的主要代表方言之一(上海话也是吴语的代表方言,但实际上苏州话和上海话差别很小,苏州话比上海郊区一些吴语方言更容易被上海市区人理解)。

  苏州话以软糯著称,所谓“吴侬软语”就是由此而来。昆曲和评弹都使用苏州话,并流行于整个吴语太湖片。现代新派苏州话有28个声母,43个韵母,7 个声调,这个声韵调系统也是吴语的一般情况。而老派的苏州话则具有27个声母,49个韵母,7调。苏州郊区很多都保留了翘舌音声母,故部分地区具有33个声母。

苏州话是吴语的代表,在历史上有很高的地位。近代中国有四大白话:京白、韵白、苏白和粤白。苏白在明代从江南的流行语言成为士大夫的流行语言。越剧、昆曲评弹都以苏白为标准音,甚至一开始的京剧都曾使用过苏白。古人云:“善操海内上下进退之权,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之而雅,俗者,则随而俗之。”上层社会,尤其是江南地区的上层人物大多以苏州话为荣。甚至不同地区的人交流也有使用苏州话的。和官方“普通话”京白相对而言,苏州话在当时社会的地位相当于民间的“普通话”。

苏州是古代吴国中心,语言也很古老,在汉代扬雄《方言》和许慎所著中国最早的字典《说文解字》中就已指出吴方言与中原方言的不同之处。到了明清时期,一些通俗小说,如“三言二拍”为代表的作品中,收录了不少苏白,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更是将人物的对白全部采用了苏白,从某种意义上,也反映了当时上海妓院中妓女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不但要琴棋书画的技艺,更要能讲一口苏州话,苏州话的吃香程度似乎不亚于改革开放初期的广东话。据说,当时的妓女都以自称为苏州人为荣。不过,如果追问她是苏州哪里人的话,她们却只知道苏州阊门了。事实上,大量的妓女都是冒用了苏州人的名牌,究其原因,除了苏州话确实好听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苏州历史上有过像陈圆圆、柳如是、赛金花这样的大牌名妓。曾几何时,姑苏城被大明士绅名流列为游学天下必得一游的五大都会之一,上至后妃宫眷、官宦妻女,下至民间匹妇乃至江湖艺女,更以穿着苏式服装,学说苏白,操唱吴歌,引为骄傲。尤其对各式妓女来说,衣必吴妆,话必苏白,擅长吴歌,成为必备之技能,非如此不足以自抬身价。

说苏州话古老,是因为苏州话中至今还保留一些很古老的词语。如苏州人常挂在口头上的程度副词“穷”,表示“非常”、“最”、“很”这样的含义。我们可以在《墨子·天志上》中找到实例:“故天子者,天下之穷贵也,天下之穷富也。”

当然,苏州话也在慢慢地发生变化,除了苏州评弹等曲艺形式中还保留着较为纯正的老苏州话外,到了五六十年代,苏州话中的翘舌音已消失。70年代起,青年一代中尖团音开始消亡。走进年轻一代的生活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听到“言情”说成“现行”;“切菜”说成“吃菜”;“好像”说成“好样”;“观前”说成“肝炎”;“实践”说成“实现”;“产业”说成“菜叶”;“宣传”说成“显然”;“七个方面”说成“吃葛方面”等等,不一而足。苏州话也有新的发展,如把信口开河的瞎说八道说成“说书”等。近来又有一种在形容词前添加“覅”的句型颇为流行,如“感觉覅忒好奥!” 

链接:叶祥苓《苏州方言志》江苏教育出版社198811月版

又:

人之囿于方言,非特五方也。同一吴语,而郡邑异之,乡城异之,界于他邑之边鄙者又异之,大抵口与耳相因,或袭古义,或讹土音,其所由来久矣。

如相谓曰侬,谓不慧曰獃,俗又曰呆。

谓不任事曰缩朒,《汉书·五行志》“王候【侯】胸【朒】”。

谓嬉戏曰薄相,薄音勃。

谓机巧曰儇利,乡音讹为还赖。

谓睡声曰涂,北人谓之打呼,吴人则曰打㖧,“㖧涂”二字疑即呼字之反切。

谓葺理整齐曰修娖,娖音捉,《唐书》:“中和二年,修娖部伍。”

谓搬运曰摙,摙,力展切,《南史》:“何远为武昌太守,以钱买井,不受钱者曰摙水还之,今吴语‘搬汤摙水’。”

谓以鹾腌物曰盐,去声。《礼记·内则》:“屑姜与桂以洒诸上而盐之”。

谓指镮曰手记,郑康成《诗笺》云:“后妃群妾以礼御 君所,女史书其日月,授之以镮,当御者著左,既御者著右。”今俗亦呼曰戒指。

谓绦帨之蕊曰苏头,晋挚虞云:“流苏者,缉鸟尾垂之若流然,以其蕊下垂,故曰苏。”

谓苇席曰芦䕠。谓虹曰黉,黉,许侯切。

嘲笑人曰阿哙哙,亦为招呼之词。

助语词曰子,曰哉,曰且,且音嗟,曰那,若声之转而讹者。

呼儿曰倪,呼章曰㵴,呼吴曰红,呼李曰倨,呼归曰居,呼王曰巷平声,呼弹曰团,皆虞邑之方音也。

                         (辑自道光《虞乡志略》卷8方言)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