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有一条不广为人知的摩崖石刻,与苏州知府胡缵宗有关......

发布时间:2020-11-23 01:56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虎丘摩崖石刻是苏州为数不多的被列入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的苏州摩崖石刻之一。

就其时代而言

其拥有自唐代以降,宋、元、明、清、民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异彩纷呈的摩崖石刻,如:

唐代

有颜真卿的《刻清远道士诗因而继作》(未见或佚。另:据宋代《吴郡志》卷十六载蒋堂诗《虎丘何为山》注中,元代王宾的《虎丘山志》及明代寒山赵宧光之子赵均的金石著作《寒山金石林时地考》中皆明确指出:今虎丘剑池四大字乃宋蔡襄所书)。

宋代

有享誉词坛、拥有贺梅子美誉的贺铸贺方回的大观年间题名(今存),书画史上有小米之称的米友仁(号懒拙翁)书《张商英送下第士人为僧诗》及题名(未见或已佚。另据李根源《虎丘金石经眼录》云:今风壑云泉乃是号双江所题,有款识在字旁)

元代

有高启至正二十年重阳节的题记。

明代

有王鏊、唐伯虎的剑池水干见吴王墓的题记。

清代

有两江总督的范承勋铁华岩大字以及布政使的佟彭年的巨幅剑池诗刻。

民国

有远道自驾海轮而来的福建厦门海童子军的寒潭剑影榜书等等,不胜枚举。

就数量而言,拥有逾百条摩崖石刻(尚不含碑碣在内);就其所表现的形式而言,有简单的几个擘窠大字榜书;也有类似到此一游的题名;还有记事为主的题记;更有洋洋洒洒的诗刻等丰富多彩的形式。

就在金石史上的地位而言

迄今共有四部金石专著予以著录,分别是:清光绪十四年(1888)戊子潘钟瑞的《虎阜石刻仅存录》、民国十五年(1926)丙寅李根源《虎丘金石经眼录》、以及现代虎丘景区的两部新著:《虎丘山摩崖石刻资料选》(未公开出版2009年)、《虎丘摩崖石刻》(2016年),其他凡是金石家著录都有提到或予以著录,比如明都穆的《金薤琳琅》、赵均的《寒山金石林时地考》、清代著名学者的钱大昕的《潜研堂金石后录》、王昶的《金石萃编》等等,不一而足。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本身也都留下了摩崖石刻。这些著录也是文物保护及相关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料。

不广为人知的摩崖石刻

今仅于其中一条关于明代苏州知府胡缵宗,其在虎丘千人石旁镌有千人坐三大字榜书,而他还有一条题名摩崖则不广为人知,今且对其之作一研究解析。

此条摩崖石刻是三条摩崖石刻互相叠压交错,字体各异,笔画粗细,十分难辨,试看潘钟瑞先生的论述:

(三刻)并在剑池壁上,合并一处,互相遮掩。前单、李等凡三字一行,横列,作五行,犹为明显;后嘉靖中刻字略皆可识;而其下亦有旧刻交错不清。至中间隶书者只问梅舟行登虎丘数字可认,余字尚多,剥落殆尽矣。三刻共高四尺四寸,广三尺弱。

另据《资料选》载明李补之等题名注也可证,其位于剑池东石壁李补之等题名之下。此摩崖正书、直书,四列、每列九字,末列七字。共计33字。

其文如下:

潘氏《仅存录》作:嘉靖癸巳囗囗信阳戴冠仲鹖蒋余囗士允子中天水胡缵宗囗同登缵宗题士允刻。

而李氏《经眼录》作胡缵宗题名,其文作:嘉靖癸未仲冬信阳戴冠季鹖蒋余学士允中天水胡缵宗同游缵宗题士中刻。

此段摩崖字数不多,潘氏33字,李氏31字,但颇费解,一般叙事要素为时间、地点、人物,做某事。

前半段:纪年,嘉靖癸未;中间人名:戴冠等;后面做某事:同登(虎丘)。不过,古人喜欢在介绍自己时在名字前冠以自己的籍贯,比如:昌黎韩愈、寒山赵宧光等,显然唐代已有此习惯了,后人称为地望族望,借以表明或彰显自己的籍贯、家世或地位、身份。

而在名之后则是字,名与字相训相诂。此处戴冠之前有信阳,即其籍贯:河南信阳人;那么,其下的仲鹖应该是戴氏的字,也就是信阳戴冠字仲鹖,然则下一个人是谁?怎么解读?现在已先解决了一个人,即信阳戴冠,以此类推。

其下蒋余莫非也是下面另一人的籍贯?新余倒是听说过,蒋余是哪里?也查无此处了。而再下的囗士允子中或者学士允中究竟指什么?细观拓片照,字之上似乎是一个字,但也像一个字或者字,再细细分别,字顶上并无一,可能非而只是个字,那么这个字是个姓,李士允?而潘氏、李氏俱有士允,看来,这李士允的确是个人物!一查,果不其然。

那么,照前述“信阳戴冠”戴冠格式,其名字前两个字应该就是他的籍贯,而据查所知,李士允是祥符人,此“祥符”亦可作地名,非但年号,今开封是也。细审拓片照,正是“祥符”两字!则此处题名可解读为“祥符李士允子中”,而李士允的字正是子中。同理,据查,胡缵宗又字世甫。于是大结局:嘉靖癸未信阳戴冠仲鹖、祥符李士允子中、天水胡缵宗世甫同登,缵宗题,士允刻。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