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严守体例规范,确保村志编纂质量

发布时间:2018-05-04 12:55 作者: 来源:苏州市志办 访问量:

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历史悠久,连绵不断。盛世修志,志载盛世。2006年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颁布施行后,张家港市先后开展了市志、乡镇志、部门志、专业志等系列志书编纂工程。2015年,为进一步拓宽修志领域,加强地方史料的开发、保存力度,经过调研试点,又正式启动“张家港市名村志系列丛书”编纂工程。全市先后启动编纂村志60部,参与村志编纂的人员超过150人。至2017年10月,20余部村志完成初稿,进入修改补充、完善提高阶段,其中10部完成审稿修改,进入出版程序。从提交审稿的志稿来看,普遍存在体例不完善、特色不鲜明、行文不规范等问题,编纂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

一是纲目设置雷同化,特色亮点不鲜明。

绝大部分村志纲目是参照镇志设置的,门类过全、过细,没有突出村级特色。还有一些是参照已经出版的村志设置的,没有立足于本村实际,呈现出地方特色区域化、时代特色标准化的现象。

1.管理类内容设置过细。大部分村志都参照镇志设置了“综合经济管理”编,除记述经济总量、产业结构外,还设置了土地管理、统计、审计、安全生产管理等综合管理工作。这些管理工作延伸到村级,只是村委会根据全市、全镇开展的统一行动,配合市级执法部门或者乡镇进行监管,村级组织没有行政执法权。大部分村志为了全面反映管理工作,几乎是照抄镇志,没有任何村级特定内容。对这些管理工作的记述,应舍弃雷同的职能介绍、常规的检查指导,突出地方性的具体事件性内容。如安全生产管理,应突出有影响的安全事故的发生和处理情况,地域范围内重要的专项整治活动开展情况,而舍弃常规的检查、通报等内容。政治类中的社会团体、治安、调解、司法等篇目中,也存在除组织机构外,基本工作抄袭镇志的现象。而对于村志,无论社会团体还是调解、司法等工作,均应立足本村,记载在镇域范围内有影响的事件性内容和本村主打的品牌活动,不必为了强求全面而复载上级志书内容。

2.普遍性内容设置过重。如“自然环境”中的气候、资源,“人民生活”中的消费、饮食、服饰、住房、出行,“社会风土”中的风俗习惯,“农业”中的栽培方式、植保和农机,“工业”中的企业管理、工资福利等。这些内容在各片区甚至在全市都是一样的。大部分村志也是照搬镇志和其他已经出版书籍中的资料。这些共性内容,有的可以直接舍弃,如气候中的四季特征的描述,资源中各类动物、植物形态特征的描述;有的点到为止即可,如作物栽培方式的变化、农机种类的变化,植保方式的变化等等。保留的时代性内容也应从本村实际出发,舍弃一般,突出重点、亮点,反映与本村村民生活密切相关的内容。如农具、农机的发展,舍弃对农具、农机外形、功能等一般特征的描述,突出本村机具的购置、使用情况,甚至可以记述某人何时购进哪种设备,作业面积和范围,效益如何等,再点面结合,交代全村保有总量和农机作业情况。

3.特色性内容设置偏轻。每部村志都要根据本村实际,突出特色亮点,设置特色篇目,一般2至3个。经济、政治、文化等各篇均应有特色章节。在考虑特色时应从自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方面考虑,还要注意历史特色和当代特色相结,并在纲目设置上体现出来。如工业,应在根据志书体例分类的基础上,突出本村的特色产业,而产业分类也不必拘泥于国民经济行业的划分,应突出本村的主打产业。塘桥是纺织之乡,虽同属纺织工业,但不同的村又有各自的特色。金村村的特色是编织帽,欧桥村的特色是针织手套,而花园村的特色则是纺、织、染、成品一条龙。在纺织工业的纲目设置上,金村可以直接将编织帽、欧桥可以将针织手套设置成节,而不必再像市志、镇志那样按照棉纺、毛纺、针织、印染、服装等分类设节。凤凰镇的双龙村,工业特色是乳胶手套;程墩村,工业特色则是电器箱柜。而杨舍镇的农联村、七里庙村、田垛里村等城郊结合村,房产出租和市场贸易等三产服务业是村级集体总收入和村民可支配收入的重要来源,可以将房东经济、专业市场和物流服务等作为特色内容,并在章节设置上显示出来。

二是记述内容大众化,乡思乡愁不强烈。

编纂村志的主要目的是展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成就,留住乡思、乡愁。而大部分村志编纂人员在制定纲目、收集资料时都不能很好地立足本村实际,处理好普遍与特殊,一般与个别的关系问题,不能在时代的普遍现象中发掘本村的特殊状况,不能在地域的一般做法中突出本村的典型事例。

1.本土化内容偏轻。村志记述的是本村地域范围的人、物、事,在记述内容的选择和记述方法上应注意突出本土化。如教育。很多志稿对各个时期的教育制度、教学方法和课程设置介绍得过于详细。而这些在制度性内容在村志中不必展开,而应重点记述本地的学校、教师和优秀学子,展示教育成果。金港的占文村,1913年就创办香稷小学(占文小学前身),1958年建办占文中学。一大批学子通过努力学习考上了心仪的学校。在《占文村志》中,占文小学、占文中学的创办和建设,莘莘学子的学习成绩则成为了记述的重点。再如精神文明建设。大部分村志参照了市志、镇志,将宣传教育、系列创建作为了编纂的主要内容,资料收集的重点放在了村委会的工作上,而忽视了文明建设的成果和先进典型,尤其是身边的先进典型。创建工作固然积累了重要经验,但身边的典型更能激发广大群众的认同感,具有更强的教育意义。

2.政策性内容偏多。村志不仅要发挥存史的价值,更要担当教育民众的作用。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很多编纂人员就把村志简单等同于政策宣传的小册子,在编纂民政、社保、卫生等篇目时,常常大段摘抄政策规定,而忽略了本村实际执行情况。作为村志,镇级以上政策规定,只是本村具体工作的背景和依据,不是工作的主体,不能喧宾夺主。村志记载的重点应该是本村的执行情况和具体效果。无论是最低生活保障,还是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应将本村享受政策的人员范围、数量、基本待遇以及由此对生活产生的影响表述清楚。上级政策规定应点到为止,不能简单地大段摘抄。很多村由于经济发展,集体财力雄厚,各自均制定了一些村民福利政策。如杨舍镇农联村、田垛里村等,均出台了对老年人的优待福利和对莘莘学子的奖励政策。这些村级地方性政策的制定、具体内容和实施情况,应是村志记载的重要内容。

3.重古轻今现象严重。村志是历史的记载。有些编纂人员把这句话片面地理解为编纂村志就是挖掘古代历史,因此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究旧志、家谱和其他古文献,而忽视近现代资料的收集。因此,编纂出来的志稿重古轻今现象严重。如交通设施中的桥梁,古桥状况、来历传说长篇累牍,现代化新桥只言片语。还有文化娱乐活动,20世纪80年代前的活动丰富多彩,新时代的娱乐方式只字未提。风俗习惯,更是通篇老传统,忽视了新时代的新变化。志书是上限时间至下限时间事物的完整记载,应完整反映每一项事物时限范围内的变化,并根据其历史地位和作用,确定每一阶段的文字记载量,绝不能因资料多少,甚至个人喜好而随意取舍。

三是行文表述随意化,体例格式不严谨。

志书编纂有严格的体例规范。2008年,中国地方指导小组印发的《地方志书质量规定》对地方志书的观点、体例、内容、记述、资料、行文、出版都作了具体规定,并明确要求“使用规范的现代语体文记述,不用总结报告、新闻报道、文学作品、教科书、论文等写法”。但在大规模村志编纂中,编纂人员来源于各行各业,主要有机关退休干部、退休教师、退休文化工作者、退休村干部。绝大部分没有从事过地方志专业工作,是“现学现做”。许多编纂人员在资料运用、行文表述时仍然保留了原有的思维习惯和表述方式,没有完全转变到做一名客观、公正的历史记述者的角色上来。又由于修志老同志大都亲身经历了人民公社化、抗美援朝、“文化大革命”等特定的历史阶段,对这些政治运动有着切身的感受,在志稿编纂上就呈现出明显的主观喜好和浓重的感情色彩。在行文上普遍存在照搬照抄、分析比较、总结评议等不当方式,主要表现为以下五种:

1.百度百科式。在自然环境、农作物种植方式等普遍性内容的记述上,很多志稿存在摘抄已出版镇志或现成资料的现象,就如百度百科上的名词解释一样标准化,没有本地特色。如自然环境中对于动物、植物的记述,只有外形、功用等常识性内容,而缺乏在本地的分布和变化情况。农业中对于农作物种植的记述,详细记载了从播种、除草、除虫到收割的全过程,有的甚至将种植方式中时苗与苗间的距离、除虫药水的配比等详细列出。而这些技术性、通用性内容的增多,使志书变相成为农技操作手册类的科普读物。

2.政策解读式。在民政、社保等民生篇目中,很多志稿存在分析时代特点、摘抄政策规定、说明意义作用等现象。如在社会保障中大篇幅地摘录了国家、省、市有关政策规定,并对政策出台的背景、意义进行分析,而对本村的具体开展情况则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村志民生篇,无论是养老、医疗,还是救助,编纂的重点应在于政策的落实情况,而政策的发布和具体内容只是背景和辅助资料,编纂时不能本末倒置。

3.分析比较式。在经济总量、产业结构、体制改革、收入消费等内容中,很多志稿都会在列举不同阶段经济指标的基础上进行原因分析和数据对比,以此来强调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而这些分析比较很多是不科学的,很多经济指标不能简单比较。这些经济指标,只要据实列出不同年代的具体数据即可,不需要对比分析。而在使用统计数据时,一定要使用权威部门发布的权威数据,并统一来源,仔细核校,防止前后矛盾、总分不合。在使用增长率、年平均增长率、增加倍数、所占比重时,更要仔细核算,防止出错。

4.忆苦思甜式。在基本建设、教育、文化、卫生、人民生活等内容中,很多志稿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或改革开放前的基本情况描写成了道路泥泞不堪、人民食不果腹、社会黑暗落后的状况,改革开放后则是经济发展、环境优美、文明和谐的美好景象,由此形成鲜明的时代对比。而这些描述性文字,既与客观事实存在一定的差距,又带有撰稿者鲜明的主观感受和浓重的感情色彩,不是客观记述。在村志的编纂中,应实事求是,不能用描述性语言代替事实的记述。

5.激情澎湃式。在抗倭斗争、抗日战争、人民公社化、抗美援朝、“文化大革命”等军事活动、革命斗争、政治运动或人物事迹的记述中,很多志稿为了增强“育人”作用,常常将一些活动或人物事迹“演义化”,把活动场面描写得精彩壮观,故事情节渲染得生动感人,文学色彩浓重。村志只是对客观事实的记载,不应添油加醋,随意发挥个人的想象力。

地方志书行文要求严谨、朴实、简洁、流畅,除引文和特殊情况外,以第三人称记述,不用第一人称。要使用规范汉字,用词概念准确,符合现代汉语语法规范,不滥用时态助词,不用模糊空泛语句,时间、空间概念表述准确具体,指代明确。机构、职务、地名均应使用当时名称。表格格式应规范统一,配图应统一标号,统计数据、计量单位、标点符号应符合国家有关标准的规定。为了规范村志编纂,地方志科将地方志基础理论、行文规范、编纂方法等汇编成了《张家港市名村志编纂指导手册》以供学习参考。编纂人员应按照行文规范的要求,组织志书语言,规范设置表格,安排配图,以确保志书编纂质量。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农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行政村不断撤并,许多自然村因征地拆迁而逐渐消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也在经历着身份的转变。编修村志,拯救乡土文化、留存乡思乡愁,已成为农村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成为地方志工作者新的历史使命。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