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乡村修志中几个亟需注意的地方——以张家港编修名村志实践为例

发布时间:2020-11-05 09:52 作者:张家港市史志办汪丽菁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内容提要:乡土小志有传家宝的意味,但往往文字口语化、方言化严重,体例不能符合志书的基本规范,量词与数据使用不按照国标,许多材料在选材上会出现偏差,使得志书整体质量下降,有些还会犯原则性错误。常见问题有:建置沿革、自然环境、人口部类概念认识不清;经济部类缺乏点和面关系的把握;政治部类资料太虚,只见人不见事;文化和社会部类歧重歧轻问题严重,糟粕记述过多;五是人物篇、大事记、附录记述没有标准、没有底线。这些问题亟待注意加以避免。

主题词:乡村修志注意地方

随着各地乡村振兴计划的开展,乡村经济发展,精神文明建设和地方文化的繁荣,村镇面貌得到根本性的变化,乡村志书编纂开始日益受到关注,继国家、省、市、镇级志书编纂之后,许多村或社区开始编纂乡土小志。这些志书相对于省、市一级的志书来说,更接地气,更富乡土气息,有许多民俗民风、乡村小人物的故事都有所体现,因为乡土小志上记录的一条河、一座桥都是老百姓平素生活不可缺少的赖以生存的东西,所以更能引起老百姓的阅读兴趣,也更有传家宝的意味。

从张家港市的编纂实践来看,有些村记录了村民建房的账单,有些登载了村民动迁安置前每家每户的分布图,有些刊载了以前的户口粮油卡证,有许多记载了乡村业余文化团队、乡村美食小吃……其图文并茂,有血有肉,各具特色。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志书都是乡村文化人编纂的,往往文字口语化、方言化严重,体例不能符合志书的基本规范,量词与数据使用不按照国标,许多材料在选材上会出现偏差,使得志书整体质量下降,有些还会犯原则性错误。现就目前评稿中发现的一些常见性问题与大家探究一二。

一是建置沿革、自然环境、人口部类概念认识不清。

作为正文第一块内容,因为其可参考性强,往往是全书最为规范的一篇,但也还存在不少问题,其突出的是照抄照搬上级志书和大量复载、转载已出版的资料,内容庞杂。

    1.建置和区划概念划分不清。建置是通俗来讲就是写该地所归属的上级行政单位的变化,上级包含上一级和上几级,就是写国家、省、市、镇的归属变化,自己和下属的区划调整是区划内容,不可混淆。同样区划是写自身和下级的变化调整,不可重复建置内容。

    2.自然村记录内容太庞杂。自然村是村民生活的非行政区划的具体村落,有些以始迁祖的姓为名,有些以当地存在的河、桥、庙为名,各地因风俗习惯不同居住习惯也不同,自然村大小、走向等也各不相同,但自然村记述方法应基本一致。一般可记述四置位置,与何地相邻,因何得名,其主要变化和截止日的户数、人口、姓氏,可以点出其曾出现过的重点名人、古建筑、重点遗存,以不超过500字为宜。实际纂写中,有许多村无限量放大了自然村记述的范围,把应该记述在其他部类的交通水利设施、厂矿企业、特产等都记述的非常详细,每个村都面面俱到,这就造成归类不清,前后重复严重。

   3.自然灾害、自然资源等内容照抄照搬当地上级志书。一个地方气候条件相差无几,其资源和受灾情况建议只选当地实际有重大发生、有特点、与其它地方有明显区别的做重点记述,其他一笔带过即可,上级志书已详细记录的不建议全部复载。

4.人口中人口控制内容把握不准。许多村志把人口总量、人口分布都记得非常简单,甚至只记了下限年的情况,未分析其历次人口普查数据中的变化,却对计划生育内容情有独钟,计划生育也确实曾是一个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人们记忆犹新,不经意间就写了许多在当时条件下的许多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有绝育标语,有人流数据,还有罚款等等,这些都应避免。

二是经济部类缺乏点和面关系的把握。

经济部类是全书的重点和亮点之一,与第一篇相反,普遍存在的问题往往不是文字体量偏重,而是体量严重不足。其突出的问题有以下三方面:

   1.农业部类记述过于偏重过去的传统农业。由于乡村志书大多由老同志来撰写,老同志对当年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的深刻记忆,而且上一轮志书中农业中粮食作物栽培确实是重头,他们参考的时候很容易照抄照搬。实际上现在农村中现代农业占主导,大都是种植大户采用机械化大规模种植,还有许多以前没有的特色畜牧养殖也是应运而生,这些应该是现在的志书记述重点,可惜却往往被忽略,而之前早已被淘汰的种植技术却记录详细,俨然一本农业科普读物,还是过期的。

   2.工业部类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相对于农业篇来说,工业各地不同,可参考性不足,就造成纂写的问题也更多。其中,最突出的问题一是对所有制机构划分不清,写集体工业应只记到到转制成私营企业为止,后面的就是私营工业的内容,不可交叉。二是产业分类没有面的情况,没有起点、转折点和终点的全貌,只有一个个企业简介或某一个企业介绍。企业简介也是看不出是何年的数据,缺胳膊少腿,很多企业连主要产品产量这一基本数据都没有。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些村因为许多工业企业是镇管或市管,不是村管,他们就忽略记述,认为不是他们记述的范围,忘记了地域范围这一考量。

3.服务业部类与工业相反,只见森林不见树木。相对于工业企业,服务业单位一般都比较小,许多村志就一笔带过,有些只列了一张表,把在本地的服务业单位的名字罗列了一些。其实,当地老百姓生活都离不开周边的这些商贸服务业单位,生活中会考虑菜到那个菜场买新鲜、价廉,那个摊位的熟菜口味纯正,来客人了吃住到何处,这些都是百姓关心的,我觉得很多看似不大的门面开了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存在即为合理,这些点我们完全可以很好的加以介绍,把其特点予以展示。我们现在很多时候老同志会回忆以前的老街巷,从东到西都有何店铺,现在存在的不记录好以后又会留下遗憾。

三是政治部类资料太虚,只见人不见事。

从目前看到的志稿来说,政治部类可以说是各部村志中的硬伤。意识形态的东西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确是有具体工作抓手的,也是村两委班子的主要工作,要写实实在在的具体特色工作,不可一句话带过。

   1.篇目名要规范。因为受上级志书的影响,许多村志稿也用“党政社团”来命名,其实村级组织不是一级政权组织,是村民自治组织,所以用“党政社团”来命名就不妥当了。

2.党建工作要写实。许多村写党组织最喜欢的就是放一张全体党员一览表,一个村党组织二三百号党员洋洋洒洒三四张纸,那么党员都写了,社员是不是也要直接列个表呢?我们建议可以考虑一张三十年以上党龄的党员表,是不是更有意义。写党组织活动村里老同志也是非常热衷于记录学毛泽东思想活动的。看上去20世纪70年代党建工作红红火火,现在好像没啥动作。其实现在的党建活动也非常丰富,不仅有大规模的先进性教育、“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等等,还有特色的党员中心户建设,党员志愿服务、党员联系制度,“两新”党建、党群活动点建设。党建宣传栏也是各具特色。应该写具体。

3.群团工作不是只写机构变化和任职人员。同样,工青妇的内容要有具体时间、事件、参与人物。以前的工作也许因为档案不全可以不能很好记述,近几年的工作完全可以表述的很清晰,这个才体现修志的必要性,如果拿掉任职名录,放在那个村下都可以,那就没有记述的意义了。

四是文化和社会部类歧轻歧重问题严重,糟粕记述过多。

乡土文化、民生民俗每个村(社区)不同,特色鲜明,应该要重点突出其特色,并注意体现正能量。既不能以一个两个人的人物简介代替一方风土文化,也不能不记重点人物。

1.文化篇夹私严重。很多时候,我们看文化篇,就能猜到主编原来是干啥的,原来是教师的,教育篇最丰富;文化界的,他精通的那块写的最多,有些还会加上自己发表的大篇文章,夹私问题严重。其他内容却文字寥寥。对于艺文也是概念不清,简单的理解为文艺。

2.社会风土篇陈规陋习记述分量太重,人们生活还停留在八九十年代。其一问题最大的是宗教信仰内容。乡村有许多信佛之人,但除了居士外,很多并非严格意义的佛教徒,很多村写99%甚至100%信佛是不对的,还有许多未经过民宗局认定的非法小庙和活动点不可记录,如加以记述,就变成了既成事实。对以前已拆除和焚毁的曾经存在的庙宇记录也要注意不可过于展开,造成宗教管理部门的压力。其二对旧时的习俗,现在需发扬光大和有传承意义的要多记,许多糟粕性的陋习要少记和不记。其三居民生活中的饮食、衣着服饰21世纪后的特点也要总结记述,不可停留在改革开放初期水平。

3.社会保障内容变成社保制度汇编,本村数据缺损。社会保障在当今时代发展迅猛,就拿张家港来说,大多村民已经从农保转成了城保,享受的不单是居民养老保险,而是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其中变化和数据需要记录,不可缺损。而不是简单的罗列社保政策。

五是人物篇、大事记、附录记述没有标准、没有底线。

   1.人物收录标准偏低,记述功绩夸大。人物篇关注度高,尤其需要慎重对待。相比市志等高一级的志书来讲,乡土村志人物传可以更多的记述一些小人物。他们可以是乡贤,可以是能工巧匠,可以是土郎中,虽然没有当官,也没有高级职称,但是他们为一方造福,在百姓中有口碑,我们完全可以在人物志中加以记载。但是,对人物简介和先进人物名录却需慎之又慎,不可随意降低标准,变相入志。记录时只记其简历,不可放大其功绩。

   2.大事记记录随意性大,主语不明。大事记当然是记大事、要事、特事,对于一些领导视察内容要有所把握,不可把镇、办事处领导到村也放在大事记中。对于全国的大事要紧密结合本村实际记述,不可是全国的、全省的、全市的大事统统记到村志中。大事记一事一条,不可同一年或同一月发生的完全不同的事件记载在一起,每件大事要主题鲜明,不能缺主语造成事件人物不明。

3.附录热衷于记录历次政治运动和许多完全没有依据的传说。与文化篇类似,附录最容易变成文章辑录。而且许多文章还是经不起推敲的,或有负面效应的,这些都应避免。

以上所列均是在张家港市乡土小志编修中发现的一些主要问题,相信在各地修志中都会有所存在,故撰文以供参考。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