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苏州人物|徐枋与伯舅吴明初

发布时间:2019-11-27 10:14 作者: 来源:苏州市志办 访问量:

徐枋

清初,徐枋以遗民、高士著名,他曾经隐居光福,在香雪海旁的涧上村筑“涧上草堂”;曾经两次绘画《邓尉十景》画册,并撰写《邓尉十景记》;去世后,葬在香雪青芝山真如坞,墓至今保存尚完好。那么,徐枋为何如此钟情光福?除了光福的好山水外,这里有鲜为人知的故事,即他舅舅家在光福邓尉山里。

然而,曾对徐枋产生重要影响的舅家及彼此的交往,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至今仍是徐枋研究领域里的一个空白。

徐枋母亲吴氏,大舅吴明初,外祖母王氏。舅舅家是苏州城里的大户人家,“甲第开康庄,后房曳罗绮,东山丝竹,西园游宴,殆无虚日”(徐枋语)。因王氏不喜欢居住城市,于明末迁徙光福,并建有“邓尉山居”(或作山斋)。

徐枋有《吴氏邓尉山居记》载:——

“其宅傍山临水,南向辟双扉,再进为祠堂三楹,稍左折而东向为书屋。庭植修梧,高枝入云;屋外古树四合,绿阴覆天。后三楹为山堂,轩敞高豁,屋如其人。堂左为小楼,南向,启北窗,则波光澄练,摇曳树杪,即西堰也。一览而虎山、堰水,历历在眼,登眺之胜,于兹极矣。与楼相望,复为楼为庑,太夫人之养堂,先生之内寝也,伯子长原亦安居焉。”

有屋三进,有厅堂、祠堂、书屋、楼庑。徐枋没有交待具体地址,但从描述文字看,邓尉山居位置大致可以确定在邓尉山西、吾家山之间,即今香雪行政村费家河头自然村。

▲邓尉山美景

徐枋父亲殉难后,得到舅舅的特别呵护,舅舅曾“赙以兼金数金”,让徐枋“得藉手以为先人蒿葬之具”。徐枋多次作客光福舅舅家,对“邓尉山居”周边环境十分熟悉,写有多首诗歌。

《集舅氏吴明初先生邓尉山斋》

令节星霜改,荒村物色移。

春溪平野阔,山月出林迟。

夜饮家醅尽,风吹邻笛悲。

梅花依旧白,回首一凄其。

《次韵题王氏邓尉山居》

山市喧卑仍避俗,草堂安隐寄幽思。

门前种竹绿苔径,槛外飞花点砚池。

南宅游将裴迪共,东皋醉与仲长期。

春来好景知无限,万树梅花压短篱。

邓尉山春天梅花万树,秋天桂花飘香,而舅舅家邓尉山居旁的桂花特别多,让徐枋印象深刻,久久难忘。

▲邓尉山美景

他曾写有《邓尉山多桂,家舅吴明初先生山居之右尤盛》长诗,云:

《邓尉山多桂,家舅吴明初先生山居之右尤盛》

月中桂树千尺强,缤纷落于吴山傍。

月中仙子名吴刚,谪居此山开草堂。

仙人种桂桂无数,千树万树交芬芳。

黄花绿叶烂如绮,微风入树枝低昂。

秋来香气弥百里,连蜷偃蹇穷山冈。

我来饮酒桂树下,仙人指点云物祥。

仰天鼓缶声呜呜,矫首京雒悲苍茫。

两都王气早消歇,微垣帝座韬星芒。

边声逆气弥宇宙,安得片地非羶乡。

惟有此中堪避世,居然乡国同莲邦。

山花开落自年岁,北窗跂脚犹羲皇。

此诚月窟别世界,香气郁烈腥风藏。

西崦有水通银河,挽之一洗金痍伤。

更将此树种九垓,坐使香气被八荒。

攀援桂枝聊淹留,身如奔月排天阊。

徐卿长歌歌未罢,凉风瑟瑟鸣寒螀。

复驱烟墨似仙人,仙人抵掌笑欲狂。

拭眼当令驴背堕,且援北斗酌桂浆。

我亦愿充修月户,月中树下尝翱翔。

吁嗟桂树与仙人,庶几馨香之德相颉颃,

吁嗟乎庶几馨香之德相颉颃!

洋洋洒洒,激情万分。

顺治十一年(1654)

外祖母王太夫人90岁,伯舅吴明初70岁,迁徙漂泊中的徐枋特地写下数千字的《外祖母王太夫人九十,伯舅氏吴明初先生七十寿序》,称赞外祖母“善事夫子,克佐贫薄”,在她夙夜勤瘁地努力下,“家日益盛,资储充衍”。

即便家庭富裕了,太夫人仍然是“性安俭约,独居教子,御布素躬,织纴无异贫时,虽寒沍手皴,而操作不止,札札机杼与前吚吚唔呫哔声相杂也。一家之内丰约既殊,甘苦或异,而太夫人怡然安之”。徐枋称赞舅舅“天性孝友,刚方谅直,慷慨好义”(《居易堂集》卷六)。

查阅清代苏州各种地方志,没有发现有关吴明初的记载,就徐枋研究而言,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缺憾。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