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爱国诗人陆游为何自称是苏州甪直人?

发布时间:2021-01-22 03:05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20440分,迎来大寒节气,天气“寒气逆极”,故谓大寒。游子漂泊在外,每到岁末,总会勾起乡愁。大寒节气,除夕与春节等重要日子亦在其中,生发思乡之情,乃人之常情。

《大寒出江陵西门》

【陆游】

平明羸马出西门,淡日寒云久吐吞。

醉面冲风惊易醒,重裘藏手取微温。

说起爱国诗人陆游,你可知他与苏州还有一段不解之缘。


01 甫里是他的郡望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既然是浙江绍兴人,又怎么说他是苏州甪直(古称甫里)人?有此说法,不是笔者瞎编,而是大诗人陆游自个儿说的。他在多篇诗文中,提到甫里是他的郡望(相当于祖籍),“甫里先生”陆龟蒙是他的祖先。他不是说一次二次,也不是年轻时攀附名人说的,而是在诗中反复提及,且大多是在他成名以后说的,显然不是他心血来潮。

陆游对甫里念念不忘,不是无源之水,也不是三分钟热情,他曾经解释过其中的缘故。


《书怀》

【陆游】


武担山上望京都,谁记黄公旧酒垆。

宿负本宜输左校,宽恩犹听补东隅。

一官漫浪行将老,万卷纵横只自愚。

甫里松陵在何许,古人投劾为蒪鲈。


人之将老,其言也善。曾经读过的书,走过的山,喝过的酒,还有没实现的雄心壮志,都让岁月消磨得差不多了。人们可能不知道甫里和松陵在哪儿,但是却知道茶灶笔床的陆龟蒙和莼鲈之思的张翰,这种待遇,不正是自己追求的吗?


02 落款“笠泽陆某题”


陆游的《跋李庄简公家书》云:

李光参政罢政归乡里时,某年二十矣。时时来访先君,剧谈终日。每言秦氏,必曰咸阳,愤切慷慨,形于色辞。一日平旦来共饭,谓先君曰:“闻赵相过岭,悲忧出涕。仆不然,谪命下,青鞋布袜行矣,岂能作儿女态耶!”方言此时,目如炬,声如钟,其英伟刚毅之气,使人兴起。后四十年,偶读公家书。虽徙海表,气不少衰,丁宁训戒之语,皆足垂范百世,犹想见其道“青鞋布袜”时也。淳熙戊申(1188年)五月己未,笠泽陆某题。



这是陆游为李光的家书写的跋,文中回忆了陆游年少时,李光与陆游之父陆宰交游的往事,他们每每谈到保家卫国的事,当谈到奸臣秦桧时,怒愤于色,如此熏陶之下,让十几岁的陆游自幼树立了报国之志。后来陆游读到李光写给家人的信,虽然李公被贬海南,字里行间仍充斥着凛然正气,使陆游顿生崇敬之情。

这篇随感,既写了李光那光明磊落的人格,也谈到陆游性格养成的因缘。落款“笠泽陆某题”,笠泽,松江(今称吴淞江)之别称,晚唐诗人陆龟蒙隐居于吴淞江畔的甫里,曾编过《笠泽丛书》。陆游此举,是在向先贤致敬,言下之意,自己也是松江甫里人。


03 陆游的甫里情结

陆游似乎对粗茶淡饭的生活,怡然自得。正因为他的退休生活越来越像甫里先生陆龟蒙,也越来越理解甫里先生当年的报国无门、回家务农的抉择,还有点小傲骄。

《自嘲》

【陆游】


野老家风子未知,天教甫里出孙枝。

遍游竹院寻僧语,时拂楸枰约客棋。

是处登临有风月,平生扬历半宫祠。

即今个事浑如昨,唤作朝官却自疑。


经历过锦衣玉食的官场生活,如今整天访访友,下下棋,吟风弄月,倒也不觉得厌烦,只是偶尔回想起当公务员的日子,历历在目,恍若昨天。甫里先生的家风,隔着几百年,说实话不知道,好在有自己这样的子孙,甫里先生也算后继有人了。陆游以甫里先生的后人自居,乐在其中。


陆游的甫里情结,早就根深蒂固。

《深居》

【陆游】


作吏难堪簿领迷,深居聊复学幽栖。

病来酒户何妨小,老去诗名不厌低。

零落野云寒傍水,霏微山雨晚成泥。

自怜甫里家风在,小摘残蔬遶废畦。


陆游在这首诗中,回忆自己当官时,整天忙于公文应酬,现在深居简出,酒量小了,名气差也不在乎了,好在居住环境不错,山清水秀,在田间散散心,摘摘蔬菜,感觉还不错,“甫里先生”的家风还在,这是值得欣慰的事情。甫里家风,说的是晚唐诗人陆龟蒙淡泊名利、寄情江湖、隐居甫里(今甪直)的清风亮节。陆游感叹,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心境,幸未辱没甫里先生的家风。那是他把甫里先生当成自己的祖先和偶像,惺惺相惜,遥相感应,尽在不言中。



陆游在另一首《幽居》诗中,再次写到了“甫里家风”。

《幽居》

【陆游】


松陵甫里旧家风,晚节何妨号放翁。

衰极睡魔殊有力,愁多酒圣欲无功。

一编蠹简晴窗下,数卷疏篱落木中。

退士所图惟一饱,诸公好为致年丰。


陆游本是豪放派诗人的代表,但在他晚年壮志未酬、退居乡野之时,内心掩饰着不甘,试图接受平静的田园生活。他推崇的先辈陆龟蒙,与皮日休等文友,泛舟吴淞江,往来于甫里和松陵,醉心于农渔与饮酒作赋,不亦快哉?“松陵甫里旧家风,晚节何妨号放翁。”陆龟蒙号称“江湖散人”,陆游想效仿他,自号“放翁”,一散一放,异曲同工。



陆游枕河而居,看花开花落,四季更迭,当真心如止水、宠辱不惊了吗?其实没有。他一边歌咏隐居于甫里的陆龟蒙,似乎自己也如先贤一般的散淡,一边又期盼收复中原的英雄豪杰,无奈事与愿违。然而,他不愿为了前途而拍马逢迎,他自诩为翱翔万里的海鸥,不是轻易能被驯服的。一方面甘于清贫,一方面又不甘寂寞,“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种矛盾的心理,一直伴随着他。


04 梦中的故乡

甫里于陆游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地名,那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那是他梦中的故乡。


《读苏叔党汝州北山杂诗次其韵》

【陆游】


岩石著幼舆,风月思玄度。

老子放浪心,常恐迫迟暮。

安得世外人,握手相与语。

吾宗甫里公,奇辞赋渔具。

高风邈不嗣,徒有吟讽苦。

霜风吹短衣,何山不堪住?


虽是一首和诗,却表明心迹,一目了然。“吾宗甫里公,奇辞赋渔具。高风邈不嗣,徒有吟讽苦。”陆游在诗中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甫里先生陆龟蒙是我的祖先,甫里是我的郡望,甫里先生不但作渔具诗,他同情民间疾苦、针砭时弊的高风亮节,却没有传下来,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陆游淡出仕途之后,也曾想安居乐业。

《督下麦雨中夜归》

【陆游】


细雨闇村墟,青烟湿庐舍。

两两犊并行,阵阵鸦续下。

红稠水际蓼,黄落屋边柘。

力作不知劳,归路忽已夜。

犬吠闯篱隙,灯光出门罅。

岂惟露沾衣,乃有泥没胯。

谁怜甫里翁,白首学耕稼。

未言得一饱,此段已可画。


他描写了自己干农活归来,遭遇夜雨的情景。那种辛苦,那种清冷,一言难尽。“谁怜甫里翁,白首学耕稼”,他称自己是一位甫里的老人,为了生存,头发花白了还在劳动,然而,国家没有安定,老百姓要求得一饱,何其艰难。陆龟蒙身处晚唐乱世,陆游生于金兵入侵,两人的处境有相似之处,又同出江南陆氏,因此对世事人情有着诸多的感应吧。



古人的书房是什么样,我们不知道,但陆游的书房,我们从他的小品文《书巢记》中,可一窥全貌。他在文中介绍了各种鸟巢,也介绍了他的书巢,到处摆放着书,拥挤到连走路都困难。由此可见他藏书之丰,阅书之多。有趣的是,客人来访,开始不能进他的书房,因为里面书太多了,似乎无处落脚,一旦进入,不想出去,乐不思归。陆游还说了句颇有哲理的话:“天下的事,听说的不如看到的了解得详细,见到的不如身居其中的了解得详尽。”最有意思的是落款,“甫里陆某务观记”,他是直接把自己当甫里人了,别人还有什么好异议的呢?



陆游的这些诗文,大多作于晚年,其时他诗名之盛,不亚于先贤陆龟蒙,说明他不是在攀附名人,而是深思熟虑和自我考证后的认祖归宗。陆游有没有在甫里(甪直)生活过,这个不得而知,但是,他对甫里的向往,他对甫里先生的敬仰,他对“甫里人”身份的认同,这是毫无疑问的。


文中图片来源:苏州市文广旅局官微及网络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