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文徵明的初名是“壁”还是“璧”?

发布时间:2021-02-03 03:40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文徵明(1470-1559),名壁,字徵明,四十二岁起以字行,后依照名的意义及排行更字“徵仲”,因为先世为衡山县任,故号衡山居士,江苏长洲(今苏州)人,是明代中期著名的画家、书法家。与沈周共创“吴派”。在中国绘画史上,他与沈周、唐伯虎、仇英合称“明四家”,亦称“吴门四家”。在诗文方面,他与祝允明、唐寅、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晚年又与沈周并驾齐驱,被合称为“文沈”,并继沈周之后成为吴门画派领袖。


文徵明之初名历来不甚统一:《明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90年版《二十五史》本)卷二百八十七《文徵明传》《古今人物别号索引》《江苏艺文志·苏州卷》(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8月版)《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中国人名大辞典》均作“璧”,乾隆《长洲县志》卷二十四:

文徵明苏州石刻像


就一般而言,人名用从玉的“璧”较多,而从土的墙壁之“壁”用得少,似乎作“璧”更合常理。近阅叶廷琯《鸥陂渔话》,见到其中有云:


可见,文徵明的初名确是“文壁”,而非“文璧”。

《归去来兮辞》页,明,文徵明书


文徵明是文天祥的同宗后裔,他的祖父文洪,名字从“水”;他的父亲文林,名字从“木”,学者称为“交木先生”,前两代都是按照阴阳五行即金、木、水、火、土来命名的,因此,文徵明初名壁,是“土”字底的“壁”字,而不是“玉”字底的“璧”,与常规用思维正好相反,因此,很多专著也将其误作“璧”,或者模棱两可,如《苏州市相城区志》云:



原因是不知道文徵明的父亲文林是按星宿的名称给三个儿子取的名,而且都用“土”字联名,长子文奎、次子文壁、三子文室。


太湖诗碑

星宿是古代中国神话和天文学结合的产物。古人觉得恒星相互间的位置是恒久不变,可以利用它们做标志来说明日、月、五星(金、木、水、火、土)运行所到的位置。经过长期观测,古代中国天文学家先后选择了黄道赤道附近的二十八个星宿作为坐标。因为它们环列在日、月、五星的四方,很像日、月、五星栖宿的场所,所以称作二十八宿。

秋山图


古人对天地宇宙的认知认为“天圆地方”,把“天”分为二十八宿,对应地上分为东、南、西、北四宫,每宫七宿,各宫分别将所属七宿连缀想象为一种动物的形象, 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以为“天之四灵,以正四方”。东方青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萁,北方玄武七宿:斗、牛(牵牛)、女(须女)、虚、危、室(营室)、壁(东壁),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如果放到地上看,东西正好相反。

张衡《灵宪》:



可见,古人是坐北朝南看事物的,与我们今天看地图正好相反。

奎为西方第一宿,有天之府库的意思,故奎宿多吉;壁为北方第七宿,居室宿之外,形如室宿的围墙,故此而得名“壁”。墙壁乃家园之屏障,故壁宿多吉;室为北方第六宿,因其星群组合象房屋状而得名“室”(象一所覆盖龟蛇之上的房子),房屋乃居住之所,人之所需,故室宿多吉。从星宿学的角度讲,奎、壁、室三个星宿都寓意吉祥,因此,很适合取以为人名。文林将西方第一宿“奎”(字徵静)作为长子之名,如果按照逆时针转的话,次子就挨到北方第七宿“壁”,即文徵明,三子当然是北方第六宿“室”。这是因为二十八宿的排列方向,是左行(逆时针)排列,与其在空中的排列顺序正好相反的。


1978年,湖北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中出土了上万件珍贵文物,最著名的要数稀世珍宝的曾侯乙编钟了,其中有一件名为“二十八宿图衣箱”也不容小视。这件衣箱是我国迄今发现最早的二十八星宿天文实物资料,说明我国至少在战国早期就已形成二十八宿体系。此前考古发现的二十八星宿图案以及流传下来的史书、古籍中记载的二十八星宿都是围绕着北斗星顺时针转的,而曾侯乙墓发现的是逆时针转的,其实,当人们站在大地上仰望苍穹,则此二十八宿就成为逆时针排列。曾侯乙墓中的二十八星宿图与常规二十八宿星图不同的是没有代表南宫的朱雀和北宫的龟蛇。

曾侯乙编钟

后来,黄建中等学者将整个漆箱的各个面展开,发现南立面的图案正是代表南宫的鸟,而北立面全部涂黑代表玄武,也就是龟蛇。这个绘有星象图的漆箱除了二十八星宿之外还发现以盖面为天穹、四个侧面为天边,箱底为大地的一个宇宙完整的模型。中国大陆的考古家认为“这是宇宙模型”,中国台湾的考古家认为这还是根据天象推算出的预言,因为根据图案推测这一年是公元前433年,与曾侯乙的死期相符。

文中图片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