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一生曾八次参与编修地方志,亦是历代地方志编修最长者——沈德潜(上)

发布时间:2021-03-19 09:20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清代沈德潜是个幸运者


他一生曾8次参与编修地方志,有县志,有省志(通志),还有专业志;先后6次担任总裁(或称总纂)『“总裁”一词有多种含义,始见于《宋史·吕蒙正传》,意思是“汇总裁决其事”,后逐步演变为政府、商业组织机构中的一种职位,一般是组织中某一事务主要负责人或行政领导人,亦可以理解为:总的全权裁决组织内事务的人。』曾为多部志书作序。

其地方志编修时间跨度长达40年之久,身份由最初的诸生到翰林院庶吉士、礼部右侍郎,再到太子太傅、礼部尚书;93岁时还出任《长洲县志》总裁,成为历代地方志编修最长者。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沈德潜修编经历——三次编修《元和县志》、两次纂修《长洲县志》。



三次编修《元和县志》

重修任总裁

沈德潜


第一次编修


根据《沈归愚自订年谱》(以下简称《年谱》)记载,沈德潜编修地方志始于雍正四年(1726)。是年二月,元和县令江之炜(福建晋江人)到任后,“因思宣上德意,备载土风,使后世有所遵守者,惟邑志为宜”(江氏《元和县志序》),决定编修《元和县志》。元和县是苏州府一个新置的县,雍正二年(1724)刚从长洲县析出。为了编好首部《元和县志》,特地设立修志局,聘请施何牧等5人为总裁,分纂共有6人,沈德潜名列第4人,他虽然年过半百,而身份还是“长洲县学廪生”



沈德潜分得学校、水利、人物、艺文4卷,他态度认真,与同仁“悉心蒐采,秉公商榷,三年而成书”(沈德潜《重修元和县志序》,以下不注明者均同)。可是没来得及付梓,江之炜调往疁城(今上海嘉定),出版之事被搁下。更让人忧的是,后来有人竟将志稿随便“手删改窜,易人物、艺文二门,半归荒谬”,并且“私自镌刻将成”


第二次编修


正当此时,新知县张若爔(安徽桐城人)于雍正十二年(1734)七月到任。张县令发现志稿“几成秽志”,立即禁其成书,并重开修志馆,聘请在家服阙的宋邦绥(别号晓岩)重修,增补“十年来所未备”。正要刊刻时,宋邦绥服阕赴都,只好临时委托他人监刻。而委托的那人根本不熟悉志书体例,却自作主张,随意删改窜易,结果“大失始修之旧矣”,好端端的一部志书被弄得面目全非。



但是,志稿还是在乾隆五年(1740)三月张若爔离任之前付梓了。全志共32卷(苏州图书馆现有藏本),卷首冠有江之炜、张若爔两篇《序》。修志人员,总裁有施何牧等5人,沈德潜为总裁兼理分纂,身份是翰林院庶吉士。


第三次编修


乾隆二十四年(1759)十一月,许治(湖北云梦人)接任元和县知县。沈德潜与许治是进士“同年”,他便向县令叙说了前志“两番为白腹人私改,舛讹不堪……中间作令者,只重刀笔筐箧,何暇及此”(《自订年谱》)的经过。许治“念志乘为一邑掌故,风土人情,因革损益,与时递迁,不加修辑,何以彰圣朝文物之盛、涵煦之深”,重启编修,并先拟定了章程条例。



乾隆二十六年(1761)四月,正式聘请沈德潜、顾诒禄(字禄百,沈德潜高足弟子,以古文辞鸣时)修改县志。沈德潜时年89岁,以礼部尚书在籍食俸身份担任总裁,“主其增删”;顾诒禄负责具体修改,“悉心经画,举向之滥入者删之浚之,阙略者补之”,沈德潜则“略为检点,复还旧观”(《自订年谱》)。全志共36卷,先后花了10个十月时间。沈德潜对重新编修的县志比较满意,称:此志“虽不敢谓与《安阳》《北地》《富平》诸书颉颃,而疏略冒滥者无之矣。”(《重修元和县志序》)


两次纂修《长洲县志》

两度任总裁

沈德潜


第一次编修


长洲县置于唐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696),是苏州府的大县重邑,“财赋、政务之繁不下他省之一郡。山川清淑,人文荟萃,与夫民物商贾之往来辐辏皆甲于江左”(宋邦绥《重修长洲县志序》)。明朝,《长洲县志》曾编修过5次。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祝圣培等修成清朝第一部《长洲县志》。

长洲县自清朝康熙以后一直没有编修过县志,尤其是与“元和分县以来,疆域、土田、城郭、井里、财赋、贡纳,其犬牙相错,秩然不紊者,尤不可不条分缕析”(沈德潜《重修长洲县志序》,下同),的确有点不太正常。



乾隆十四年(1749)九月,长洲新县令李光祚到任后,发现“明志之仅有存者,既卷帙不伦,一切赋漕、风俗之纪亦多所缺略,惟艺文稍备。我朝自康熙甲子岁修订以来,赋役诸则颇悉,而艺文概置勿登,宦绩、科第之类又多与明志大异,殊可愕眙”(李氏《长洲县志序》,下同)。他认为“长邑为天下之邑之最著,其志应不与他邑等。昔之为长邑者,一迩析而二,今日长邑之志,又不与昔之长邑志等”


于是,他慨然以修志为任,于乾隆十六(1751)仲夏设局修志,李光祚邀请时任紫阳书院山长的在籍食俸礼部右侍郎沈德潜和湖北视学回来的翰林院侍读宋邦绥两位担任总裁。沈德潜、宋晓岩欣然同意,经过认真修改补充,于乾隆十八年(1753)三月定稿付梓。



全志共34卷,“卷分类析,井井有条,于时残缺者补,失次者序,穿凿者汰之,谬误者正之”。李光祚对志书十分满意,在《序》中说道:“展而读之,元元本本,玉贯珠联,丙丙麟麟,星陈去缦。今而后乃真叹:长邑为天下之邑之最著,长邑之邑志亦将为天下邑志之最著者也!”字里行间充满着自豪。

可惜的是,这部县志梓板不久毁于火灾,令人扼腕叹息。


第二次编修


曾任元和知县的许治与苏州、沈德潜真有缘,乾隆二十九年(1764)八月署吴县知县,次年四月改任长洲知县。到任后,许治“问及志乘,知不戒于火,板片毁销,心窃忧之”(许氏《重修长洲县志序》,下同)。



在他看来“邑之有志,为令者首务也”,于是再聘请沈德潜为总裁,沈德潜推荐自己弟子顾诒禄为编纂。顾诒禄“竭虑殚心,芟繁就简”。沈德潜当时已经93岁,身份是在籍食俸的太子太傅、礼部尚书,但他还是“逐一讨核”。师弟俩配合默契,当年完稿,次年出版,全志凡34卷。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