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旅游达人”李白与苏州的情缘,恰好与姑苏台相关......

发布时间:2021-03-24 05:16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他曾西上峨眉,东游天台,南达零陵,北抵幽燕,他这一生游历的足迹遍布了大半个中国。要说唐代的第一旅游达人,非他莫属,他就是李白。

要说李白与苏州的情缘,我们可以从他留下的两首咏史怀古的佳作中去窥其心态,两首恰好都与姑苏台相关。


▲李白行踪图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512月)


姑苏台,苏州历史上的一大名胜,吴国的历史见证。《吴地记》谓之“因山为名”。姑苏山,本名故胥山,盖胥者舜臣名,佐大禹治水有功,封于吴,故名山为故胥。历代音转而为姑苏、姑余。因之,姑苏台,又名姑胥台。

姑苏台,是春秋之际吴王的离宫别馆,是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一处豪华建筑。登台临远,方可纵览二万六千顷烟波浩森的太湖和繁荣、富庶、秀美的苏州城乡风光。


杨柳青年画《姑苏台》


然而,作为治事中心,又是游乐场所的姑苏台盛景不长,吴王夫差十四年(前428年),越王勾践伐吴。姑苏台被越国毁于一炬,吴王阖闾和夫差两代国君栖迟了三十多年的华丽建筑,从此成为废墟。宋代之后甚至连踪迹亦荡然无存。

如今的我们,只能寻着前人的文献记载和诗词描绘,略窥其风貌,然终究难知其详。


01 《乌栖曲》


李白的乐府名篇《乌栖曲》是乐府《清商曲辞·西曲歌》旧题,前人的作品多是抒写男女日暮欢会的缠绵之情,李白的这首却大胆创新,有奇特的魅力。贺知章见其《乌栖曲》,叹赏苦吟,说:“此诗可以泣鬼神矣。”



注:

日落乌栖时分,姑苏台上吴宫的轮廓和宫中美人西施醉态朦胧。轻歌曼舞,朱颜微酡,吴王的享乐还正处在兴奋之中,却忽然发现西边的山峰已经吞没了半轮红日,暮色就要降临了。

吴王与西施寻欢作乐已慢慢进入尾声。铜壶漏水越来越多,银箭的刻度也随之越来越上升。一轮秋月,在时间的默默流逝中越过长空,此刻已经逐渐黯淡,坠入江波,天色已近黎明。



此诗是李白在吴越一带漫游时所作,他来到吴王夫差与西施日夜酣歌醉舞的地方,感叹醉生梦死般的生活哪能永存?长此以往,终究只能以悲剧收场。故此,诗人用寒林栖鸦、落日衔山、秋月坠江等富于象征暗示色彩的景物隐寓了惨淡结局。

其实,浮生就像一场梦一样短暂,寻欢作乐又能延续多久?唯有江山易改,红颜迟暮,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一如李白在《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写的那样:“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02 《苏台览古》


唐天宝初年,李白再次来到姑苏台游览。吴苑的残破,苏台的荒凉,让发思古之幽情,念天地之悠悠的李白慨然喟叹。于是,一首《苏台览古》记下了他深沉的思考:

注:

昔日的歌台舞榭,苑囿台廊,都已经荒废,曾经的帝王宫殿,美女笙歌,早就化为乌有,这一切无不在昭示着昔盛今衰的现状。只有杨柳叶儿青青,还有那湖中的采菱女在清唱着青春永恒的歌谣。谁还记得吴王夫差的事儿呢?只有那斜挂在西江之上的一轮明月,曾经照耀过吴王宫殿,照耀过在宫中灯红酒绿的人。


▲春秋列国示意图


读罢两首怀古唐诗蓦然发现,一心向往诗与远方,钟爱江南水乡的李白,怎么没有抒发姑苏的怡人春色或秋色,反而去登高怀远呢?

笔者认为,李白的政治理想在现实中是破灭的,放浪形骸的外表下,实则有一颗失意苦闷的内心。一个人只有在现实中找不到出处,内心有无法排遣的情志时,才会怀古伤今。



他渴望功名,满怀抱负,却知音难遇,无处施展;他追求自由,憧憬未来,却处处压抑,无处安放。他不可能让自己在虚空的幻想中一味沉浸,又不会允许自己沉溺在悲愤的苦闷里无法自拔。


个性独特的李白

纵然行游四海

也不纯粹只是游山玩水

当他来到风景秀丽的姑苏时

选择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姑苏台


拟稿:原创作者投稿

审核: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发布: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