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历代诗人吟咏苏州的诗篇浩如烟海,多不胜数……

发布时间:2021-09-06 09:59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位于景德路黄鹂坊桥南堍北侧,南起景德路,北至西中市皋桥西堍。这是一条古老的街巷,是宋以前苏州六十古坊之一。吴趋坊的得名,源于古代的《吴趋曲》,吴兢《乐府古题要解》云:旧说吴人以歌其地。吴趋还是苏州的代称。早在1700年之前,晋代诗人陆机(公元26l—303)写有《吴趋行》的诗篇。诗云:

吴趋自有始,请从阊门起。

阊门何峨峨,飞阁跨通波。

山泽多藏育,土风清且嘉。

泰伯导仁风,仲雍扬其波。


此后,咏吴趋,歌吴趋,从未间断。明代诗人高启《吴趋行》云:

吴中实豪都,胜丽古所名。

五湖汹巨泽,八门洞高城。

财赋甲南州,词华并西京。

兹邦信多美,粗举难备称。


清末诗人姚承绪,还写有一首《吴趋坊用陆士衡吴趋行韵》诗,佳句有:


巍巍金阊门,车马争奔趋。

土风纪其始,论古有缘起。

飞楼矗云上,画舰随流过。

地灵久钟秀,物产尤称嘉。


他同陆机一样,极力描写苏州的繁荣景象。



位于阊门外渡僧桥北堍至虎丘山。唐代诗人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筑了一条长达七里的长堤,时称白公堤。白居易有诗纪其事云:


自开山寺路,水陆往来频。

银勒牵骄马,花船载丽人。

芰荷生欲遍,桃李种仍新。

好住湖堤上,长留一道春。



山塘街的古建筑甚多,著名的有玉涵堂雕花楼五人墓李鸿章祠等,有不少已列入文物保护单位。自唐以来,历代诗人游赏山塘街,留下了许多佳作,吟咏山塘街的风光。清乾隆皇帝有《山塘策马》诗云:


山塘策马揽山归,淡荡韶春鞭漫挥。

烘受朝晴花蕊绽,润含夜雨麦苗肥。

曰游曰豫所无逸,乐水乐山亦静机。

更喜吴民还易教,重来歌舞较前稀。


诗人赵翼写有《山塘绝句》云:

普惠祠基筑短墙,五人墓木独苍苍。

山塘满路皆脂粉,只少秋风侠骨香。


近代诗人金天翮,也写有《山塘》五律一首:

何处春光美,行行七里塘。

水凉浴凫伯,花暖醉蜂王。

画舫移歌扇,青山映宝坊。

贤愚同一迹,蹑屐为寻芳。


山塘街的几多风光,在诗中得到了充分反映。


位于胥门内南侧。宋时,此处建有姑苏馆,专门招待外国使者和高官显宦。据史籍称:南宋淳熙年间(124l——l252),该处建有百花庵,规模宏大,有房房1999九间,每逢农历二月十二百花生日,必有庙会,热闹异常。历代诗人吟咏甚多。南宋诗人杨万里,曾任秘书监,奉命迎接金朝派来的使者,因公务关系,多次到过百花洲,写有《泊平江百花洲》诗:


中吴好处是苏州,却为王程得胜游。

半世三江五湖棹,十年四泊百花洲。

岸旁杨柳多相识,眼底云山苦见留。

无怨孤舟无停处,此身自是一孤舟。


明代诗人唐伯虎到此游览,不胜感慨,题《百花洲》诗云:


昔传洲上百花开,吴王游乐乘春来。

落红乱点溪流碧,歌喉舞袖相徘徊。

王孙一去春无主,望帝春心归杜宇。

啼向空山不忍闻,凄凄芳草迷烟雨。




桃花坞大街和桃花坞下塘,在阊门内第一横河之南、北,其处统称桃花坞。唐代,这里广植桃树,连绵十余里,春风三月,花开如锦,是苏州人游春观景的好去处。历代文人题咏甚多,明代画家唐伯虎住在这里,也种植桃花,写《桃花坞》诗赞道:

花开烂漫满村坞,风烟酷似桃源古。

千林映日莺乱啼,万树围春燕双舞。

青山寥寂无烟埃,刘郎一去不复来。

此中应有避秦者,何须远去寻天台。



清末,诗人姚承绪到桃花坞去凭吊唐伯虎。他在诗中写道:桃花坞,别墅苍凉吊伯虎……才大何须书画传,吟残不觉江山古。且莫哀,幸毋苦。君不见金阊亭外桃花红,片片飞英乱云舞。某年春天,笔者也到桃花坞去寻踪,只见数株挑树,花开灼灼,春风依然,但房屋破旧不堪,并无游人,不觉有所感慨,即口吟一绝:


桃花坞里桃花开,云是唐寅手自栽。

花未忘情岁岁发,几多墨客赏花来。

在诗人的吟咏中,也有不只写一街一巷的,而有综合起来写的。如白居易的半酣凭拦起四顾,七堰八门六十坊水道脉分棹鳞次,里阊棋布城册方黄鹂巷口莺欲语,乌鹊桥头冰未消;张籍的杨柳阊门路,悠悠水岸斜;王安石的朝游盘门东,暮出阊门西;唐伯虎的小巷十家三酒店,豪门五日一尝新等,多得不胜枚举。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来源:《苏州古城街巷梳辨录》 潘君明 著

审核: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发布: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