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金鸡湖李公堤能有今日的热闹繁华,前人功不可没(二)

发布时间:2021-11-18 08:57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金鸡湖李公堤能有今日的热闹繁华,前人功不可没。

² 01

李超琼与金鸡湖李公堤


(一)修筑始末

光绪十六年(1890)三月中下旬,李超琼与乡绅沈国琛(字宽夫)、张履谦(字月阶,号樾嘉)等商讨筹划以工代赈修筑金鸡湖堤事宜。《李超琼日记》三月十九日记载:“招乡董袁锡纶等四人来,议以工代赈事。”三月二十三日记载:“张樾阶、沈宽甫来言金鸡湖筑堤事。”


四月至六月,李超琼与同僚、乡绅等多次商议研究修筑金鸡湖堤事宜,期间还到金鸡湖实地察看测量。《李超琼日记》四月初十日记载:“张樾阶、潘济之两绅来商金鸡湖筑堤事。”五月十二日记载:“钱申甫大令(维崧)来谈金鸡湖堤工事,上宪委其堪佐也。”五月十三日记载:“招钱申甫大令及绅士潘谱琴、吴语樵、沈宽甫、张樾阶、潘济之一饮,议勘金鸡湖堤工也。”五月十四日记载:“约林生晋生偕登舟出葑门,历黄天荡而入金鸡湖,丈量湖中拟筑长堤地段,约及千丈。”五月十六日记载:“申刻,钱申甫大令来谈筑堤事,与早间沈绅所述同。”六月初五日记载:“早出,至潘芸孙观察处复拜。适李景卿观察(庆云)以金鸡湖堤事来,招往一商酌。”

七月上半月,李超琼与同僚、乡绅等进行金鸡湖堤开工筹备。《李超琼日记》七月初二日记载:“绅董张樾阶、沈宽甫、张瑞伯来言筑堤开工事。”七月十四日记载:“胡蕃之贰尹来一谈,新请其督金鸡湖堤工者。”经过充分扎实的前期准备,金鸡湖堤在七月十七日正式动工。祭祀湖神后,在黄石桥东边水中打下第一桩。《李超琼日记》本日记载:

巳初,出葑门至天宁寺,会集委员胡蕃之贰尹(隆祯)、绅董樾阶张君、济之潘君及沈宽甫、张瑞甫、胡晶甫诸人开办金鸡湖筑堤工程。先诣黄石桥望祭湖神,即于桥东水沚下桩。返回寺中,传到各图董保,谕以集船任役诸务。


光绪十六年(1890)八月、九月和十七年(1891)三月、九月,李超琼先后四次亲临现场视察金鸡湖堤修筑进展情况。《李超琼日记》八月初六日记载:“出胥门,至黄石桥察看金鸡湖堤工。乡民来运筑者至一百六十余船,颇形踊跃。面询之,无以为苦者,为之一快。”九月初一日记载:“晨间返棹,至外跨塘凤凰泾,入金鸡湖察看筑堤工程。”三月十三日记载:“辰刻,出葑门,至黄石桥登舟。循金鸡湖新筑之西堤,验视工程。经三口门,再历花柳村南之水港东口,阅树桩之工乃归。”九月十五日记载:“经斜塘过金鸡湖,阅堤工。”

修筑金鸡湖堤所需经费,除朝廷赈灾余款一万四千五百余两之外,缺口由乡绅沈国琛、张履谦捐资三千两(其中沈国琛捐一千两、张履谦捐两千两)。《李超琼日记》光绪十七年(1891)六月初一日记载:“张绅履谦来,以金鸡湖堤工修筑丈尺逾,于原佐经费不敷。樾阶与沈绅国琛共续捐助钱三千串(张二、沈一),携之以来。是皆深明大义,可嘉已。”《石船居古今体诗剩稿》卷九《初去元和,未忘陈迹,扁舟西驶,振集于怀,拉杂书之,述事怀人,并溢毫素,非以自襮,用志泥爪而已》其六写道:“沈张高谊薄仓囷,长有清风在水滨。”自注:“金鸡湖堤创议于沈君国琛,月捐千金为倡,张君履谦亦助二千金,始请赈余款成之。”

光绪十八年(1892)六月三十日,历时两年的金鸡湖堤修筑完成,李超琼前往验收竣工工程。《李超琼日记》本日记载:“辰间,出葑门登舟,与惠师侨同谒金鸡湖验收堤工,大兄与子绂偕往……酉刻,始移舟至堤下。登勘一过,返棹而归。”本日,作有《六月晦日,偕惠师侨司马荣诣勘金鸡湖堤,便约伯氏及子绂同舟往,于黄天荡北观荷,畅游竟日乃归,得诗五首》,收录于《石船居古今体诗剩稿》卷七。

(二)修筑成效

金鸡湖堤长六百八十丈(约2266.67米),宽约8米。西堤自黄石桥起至花柳村,长三百六十一丈,东堤自花柳村起至斜塘西,长三百十九丈。东、西两堤各开三个口门,方便船只南北往来。堤上种植杨柳桃李,既美化风景,又坚固堤身。金鸡湖堤的修筑,有四大成效:减小了水势,往来船只可以避免倾覆风险;阻挡了风浪对沿岸圩田的冲击,保护湖边农田;连通了东西陆路交通,方便东南乡镇百姓出行;通过以工代赈保障民生,受灾贫民得以自食其力。

李超琼《六月晦日,偕惠师侨司马荣诣勘金鸡湖堤,便约伯氏及子绂同舟往,于黄天荡北观荷,畅游竟日乃归,得诗五首》其四写道:

移舟穿曲浦,堤势偃长虹。巨浪重湖截,清流六港通。歌听帆上下,利便亩东南。一诺经吾画,羞看拟白公。

自注:

东西湖堤长六百丈有奇,为口门者六。既成,来往行舟便之,南岸田畴亦免冲刷。邑人以为余始筑也,名之曰李公堤,且书三字勒之石,甚以为愧。

《初去元和未忘陈迹,扁舟西驶,振集于怀,拉杂书之,述事怀人,并溢毫素,非以自襮,用志泥爪而已》其五写道:“东来南去路平平,圩岸重围水上田。”其六写道:“新筑堤成舟楫稳,金鸡湖浪不惊人。”

俞樾《李公堤记》记载:

役平民无食者,俾食其力,故工不浮……护以茭芦,守以渔沪,荫以桃李。登堤而望,则南湖北湖,柔纹碎浪,湔湔其波,楫马船车,如行几席。夹岸数十里,原隰龙鳞,有濡腴泽槁之功,无钻崖溃山之患。

▲俞樾《李公堤记》石刻

张一麐《重修金鸡湖堤工记》记载:

清逊光绪己丑、庚寅间,合江李公紫璈知元和县事,多惠政,邦人至今称道弗衰。葑门外金鸡湖堤,其最著者也……时李公适宰是邑,乃本己溺之怀,筹集公帑,谋诸甫里沈先生宽夫,创建湖堤六百余丈,以分水势。甃石坝门六,以便交通。植杨柳数千株,以固堤身,规划周备矣。

为了纪念知县李超琼的遗爱惠政,乡绅、士民将金鸡湖堤命名为李公堤,并请经学大师俞樾作《李公堤记》,均勒石立于堤上以示纪念。《李超琼日记》光绪十七年(1891)九月十五日记载:“堤之东西尽处,绅民等为刻石建亭,大书李公堤三字。”《合江李公紫璈年谱》记载:“张绅等丐德清俞荫甫先生为文以记之,勒诸石。”

李公堤碑,原在李公堤东西两端碑亭内。碑亭于20世纪50年代倾圮,碑至今仍有一块尚存,保存于李公堤西新建碑亭内。

李公堤碑

《娄葑镇志》第四编第六章《文物胜迹》记载:

李公堤东西两端各有纪念亭1所,亭内有刻李公堤三字之石碑。

《斜塘镇志》第四编第三章《古迹》记载:

1949年,还能看到李公堤东西两端各有纪念亭1个,2亭均于50年代末废圮……碑约有2米高,0.5米宽,重约350公斤,系花岗石质地,上镌刻阴文楷书李公堤三字。

《李公堤记》旧碑已不知去向,新刻《李公堤记》在李公堤西景区入口处。

部分图片由作者提供

拟稿:原创作者投稿

审核: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发布: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