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说古道今 | 苏州旧志里的抗疫故事

发布时间:2022-02-21 02:25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苏州旧志里的

抗疫故事


· 志书中关于时疫的记载 ·


时疫,古而有之。

苏州有确切的疫病记载可上溯到汉代。据史志记载,自元康二年(公元前64)至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见诸记载的大疫共60次。

在古代对于多种急性传染病的认识大都不够明确。史书上通常称之为大疫”“疫疠”“疫痢,究属何种疾病,难以查考。

在各种疫情记载中,死亡率最高的当数正德五年那一次,《乾隆吴江县志》称“死者居半”。而描述最为详尽者乃万历十六年“饿殍填塞街衢,濠堑浮尸,舟行为碍,城内外积骸如山”。《海虞别乘》还辑录了当时周寅斋的描写称:

“余遭岁祲亦屡矣,然未有如万历十六年之甚。……寺观庵院中,饥民相聚而居,疫疠相染死者,不知几万人。余尝一至书院前,见门房内有僵者、有呻吟者、有鹄形兽面非复人状者、有奄奄气息者、纵横枕籍杂乎死尸之间者累累,傍一人告余曰:‘今朝已抬去几许矣!’又曰:‘日日如此,当是时而得延残喘,亦幸矣哉。’”

其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至于疫病的传染性,《乾隆吴江县志》是这样记载崇祯十四年的疫情:“邑中大疫,死者阖门相枕籍,无遗类,偶触其气,必死。玉锡之师陈君山父子妻孥五人一夜死,亲邻不敢窥其门。”又称崇祯十七年(1644“春,大疫,民呕血缕即死。《叶志》曰:是年春,疫疠大作,有无病而口中喷血即死者,或全家或一巷民枕籍死。”

说明疫病是通过呼吸道传染的,从“无病而口中喷血即死者”的记载看,其爆发力之大之快。




不过到了清代和民国年间,人们对于疫情的认识,开始逐渐清晰。苏州旧志中有3次明确记载病名,并具体描写病情:《乾隆吴县志》卷之二十六祥异记载,雍正五年“丁未十一月,痘症大行,民间童稚死者无算。苏俗忌痘殇者,焚尸以毁其形,日有千数。”并称以“焚尸”之法阻止其流传。《道光璜泾志稿》记载,道光元年“夏,大疫,名曰蛛蜘瘟。始而呕泻,继而手足筋骨俱欠,医药罔效,至二年十月始止。”把病名和症状都描写清楚了。《民国垂虹识小录》记载“道光辛巳六七月间,江浙大疫。初起足麻屈不能伸,名为脚麻痧,又名吊脚痧,患此者或吐或泻,骤如霍乱,甚至顷刻殒命,死者日数人。”


· 府县笃行 济世有为 ·


《同治苏州府志》有多处记载“官府应对”的情况:“建武十四年,会稽大疫,死者万数,(钟离)意独身自隐,亲经给医药,所部多蒙全济。”

钟离意(约公元1074),字子阿,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人。曾任会稽郡督邮,建武十四年即公元38年,当时郡中大疫,钟离意一人独自进入疫区,抚恤灾民,并亲自给予医药,最后“所部多蒙全济”,说明钟离意的行为是行之有效的。




督邮是古代官职名督邮书掾、督邮曹掾的简称,汉代各郡的重要属吏,经常代表郡守督察县乡,宣达政令兼司法等,每郡分若干部,每部设一督邮。因此,钟离意也算是个“体制内”的人,他的行为至少属于半官方行为。

《吴门补乘》记载:“安帝元初六年,夏四月,会稽大疫,遣光禄大夫将太医循行疾病,赐棺木,除田租口赋。”

安帝元初六年(119),那年夏天,会稽郡再次遭遇大疫,这一次是朝廷出面,专门派遣了光禄大夫带着太医为百姓“循行疾病”,并且“赐棺木”,还免除了当地的“田租口赋”。

《崇祯吴县志》记载:崇祯十四年(1641“自四月至冬,比户疫痢。知县牛若麟市药设局延医胗视,疗者什三,死者什七。推官倪长玗与若麟日收露尸,给槥瘗土以万计。考宋建炎金兵惨掠后,未有此奇荒。”

面对崇祯末年的饥荒和疫情、数以万计的死亡,吴县知县牛若麟与推官倪长玗,积极应对,专门“设局延医胗视”,将死亡降低到最低限度。

《同治苏州府志》云:“康熙四十九年,大疫,民死相枕藉。时知府陈鹏年循行四境,惟文熺从往,每户亲问,至手调汤药,全活无算。”

陈鹏年(16631723)字北溟,又字沧州,湖南湘潭人,康熙二十三年(1684)举人,三十年进士。历官浙江西安知县、江南山阳知县、江宁知府、苏州知府等官,以清廉著名,有“陈青天”之称。在苏州知府任上,适逢大疫,他捐出自己的俸禄,请人研制辟瘟丹,免费发放,并亲临现场视察灾情,“每户亲问,至手调汤药”,享有“江南廉吏”之美名。




陈鹏年病逝后,清廷下诏厚葬、赐谥恪勤。苏州百姓亦念念不忘其恩德,尊其为吴地百姓的保护神,供奉在多个城隍庙。《吴门表隐》记载:“穹窿城隍庙在善人桥镇,一在金家涧,并神姓陈,名鹏年,有西府之号。”

还有一位苏州知府赵酉,面对时疫,也亲力亲为,奔走在抗疫一线。《道光苏州府志》有记载:“乾隆丙子,吴中大疫,知府赵酉设局施药,延名医疗治,(郑)鉴与焉,活人甚夥……”

乾隆年间发生了两次大疫,在攻克疫病期间,不乏吴中名医的身影,郑鉴就是其中的代表。《乾隆长洲县志》载:“郑鉴,字照山,长洲人,世习带下医,门前垒石为山,故世以山为号。五世祖钦谕,字三山,见《雅志》;父开山,崇祀三皇庙;鉴孤苦力学,精医术。乾隆二十一年,吴中大疫,郡守赵侯酉设局施药,延名医疗治,鉴所治无不立效,由是名誉日起。”

· 凡人善举 共克时疫 ·

除了府县官员,苏州历来不乏凡人善举。面对大灾大难,他们毅然“出列”,尽力呵护一方。

《海虞别乘》载:“万历十六年,春霖,夏暵,大疫,米斗钱三百二十,比银一钱六分。饥民……莩塞于路,城壕浮尸,篙橹为碍。钱侍御岱首发粟三千斛,人各四升。钱顺化亦发粟、掩骼,费几万云。”

钱家是常熟一带的大户人家,在大灾大难面前,他们毫不犹豫地拿出家里的粮食,分发给饥民难民,还出钱为无力办丧事的人家处理后事,不惜代价。




《光绪昆新两县续修合志》记载:崇祯十四年辛巳夏,大旱。至和塘、吴淞江皆涸,天雨豆,色赤而细,味苦涩,民大疫死者相枕藉,斗米银三钱。秋蝗,民屑榆皮为食……《叶志》称:明年春,婴稚盈路,邑绅王永祚择舍旁屋数十间,召老妪之无依者数十人,各给衣食,收养弃孩,饲粥糜,勤浣濯,凡三月,至麦熟,各归其父母,全活无算。

在大旱连着大疫又加上秋蝗肆虐,昆山邑绅王永祚站了出来,他招募了数十名无依无靠的老妪,拿出数十间房屋,给衣给食,收养弃婴,救活了不少人。

《乾隆长洲县志》载:张处士士隆,字君茂,张家港人,嗜善不让唐谏。康熙丁巳大疫,村民遍染,人不敢叩门,士隆按户亲给医药,全活甚众。庚申,常州饥,流民至吴,倾囷仓活之。

在康熙丁巳年(1677)的一次传染性极强的大疫中,处士张士隆亲自上门给乡亲们送医送药,全活甚众,还拿出家里的余粮,救活了不少从常州跑来苏州的流民。

凡此种种,都体现了苏州人骨子里达济天下的胸怀和气度。这与范仲淹先忧后乐、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倡导的责任担当意识,是一脉相承的!


盛世姑苏,近悦远来。

克时疫、长英气,看柳暗花明!

待无恙,枕河桥边再相逢!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拟稿: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陈其弟

审核: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发布: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