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学史以明志,鉴往而知来!纪念五四运动103周年——《汪伯乐烈士传略》

发布时间:2022-05-05 11:57 作者: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讲话谈到:100年来,中国青年满怀对祖国和人民的赤子之心,积极投身党领导的革命、建设、改革伟大事业,为人民战斗、为祖国献身、为幸福生活奋斗,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祖国和人民,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壮丽的青春之歌。”

202254日,是五四运动103周年。学史以明志,鉴往而知来,值此纪念日为各位青年朋友们、同志们,分享一篇由著名教育家、作家、社会活动家叶圣陶先生记述的,苏州五四运动先驱——汪伯乐烈士传略。

仅以此篇,与诸君共同悼念革命先辈之灵!


汪伯乐烈士传略


叶圣陶


编者按:汪伯乐、柳伯英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苏州从事革命活动的先驱者,不幸于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十六日为军阀孙传芳所杀害。当时苏州仍处于军阀控制之下,直至一九二七年四月北伐军进驻苏州后,才得以公开举行追悼大会。同年六月二十二日《苏州明报》曾刊载汪、柳二位烈士的传略,但均未署明作者姓名。为收集这一历史事件的资料,经向有关人士了解,知《汪伯乐烈士传略》系叶圣陶所作,即将原稿寄北京请叶老审阅,不久即接到叶老家人的复信,全文如下:

“编纂委员会:寄来的《汪伯乐烈士传略》经叶老回忆,确是他写的。当时叶老在上海,汪烈士的活动地区是苏州,所以不大详细。传略上记的事,都是请叶老写传略的人讲的,那个人是谁,叶老也记不起来了。叶老对这篇传记稍作了些修饰,现在抄了寄给你们。他说你们如果要用,可否按他修饰过的稿子排版。祝工作顺利。夏佳代复。(一九八四年)一月六日。”

这一篇传记叙述的,是一个苦儿院里勤工好学的孤儿,教育界里热忱尽职的教师,国民党里忠诚有为的党员;但是,现在,作了恶魔的牺牲了,尸骸不知在什么地方,妻儿正在伤心哀哭。他虽然没有伟大的事迹,不朽的言论;但是,只要是有心人,一定会用哀矜的真挚的心来读他的传记,结果同情于这样做人而这样了局的一个平常的人。

图片

△汪伯乐(1900——1926


汪君德琪,字伯乐,原籍安徽怀宁,生于江苏吴县(清光绪二十六年)。他生来就很不幸,父亲于当年去世,到四岁,母亲也舍下他死了,由叔叔担任抚育。但是叔叔并不尽责;却把他些微的遗产消费完了。于是除了进苦儿院,再没有旁的法子。这一年是八岁。在苦儿院里,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皮鞋做得很好,学科成绩尤其佳胜。毕业时,院长很看重他,要他升学,便考入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这差不多是特例,旁的孩子都投入小工业界从业去了。这一年是十七岁。师范学校的功课里,他尤其精熟的是数学和英语。他有语言的天才,表达意见扼要而有条理,所以学校举行演说竞赛,往往是他得了锦标。

△江苏省立第一师范


民国八年,五四运动兴起。这仿佛是觉醒的警钟,全国的学生血都沸了,气都壮了,大家了悟自己的肩背上担负着政治的社会的种种重大的使命,于是各地都有学生联合会的组织。汪君即为一师出席苏学联的代表。当时学联的事业,重要的有两项,通俗演讲和开办平民学校。演讲本是汪君的能事,就不辞疲劳地到处去讲。平民学校是在夜间授课的,他每夜尽心教授,延续至两年之久。这时候,他的终身的标的已经确切认定了,就是社会运动和教育事业。


图片

1927年,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师生提出为纪念汪伯乐烈士,拟筹建伯乐中学。经县行政委员会同意,将长洲路旧长洲县署改建为校舍,是年八月,正式命名为“伯乐中学”。


二十二岁那一年毕业,便任市立小学教师。他当教师胜任愉快,雷氏私立纯一小学又把他聘了去。

二十三岁那一年,他与吕兆璜女士结婚。吕女士少于汪君四岁,安徽女子职业学校毕业。是汪君归原籍探望姊姊时,姊姊给他们订婚的。夫妻两个非常和爱,差不多“同心”;吕女士操作家务,汪君偶得余暇,总是帮助她。

去年,孙中山先生逝世。汪君研求孙先生的著作,同时认清中华民族应该走的道路,便加入国民党。这并不是突兀的事,根源就在他前年认定的终身标的。从此他口里滔滔不绝的,往往是党义党务等等,只要有人与他相对,他就能谈一个整夜。历次民众运动,当然无不参加,又热烈又详明地当众演讲的总是他。苏州地方各色人的脑子里,都深深留着他的印象。




今年七月,他以列名党籍,解除纯一小学职;一半也因与少数共事者思想上发生冲突之故。他便专任苏州市党部常务委员,兼任中国体育学校教员。苏州的党务本来不很有精神,他竭力着手整顿,又加教课辛勤,于是病了。病是筋发炎症,于十月下旬入苏民医院割治。病中仍规划党务,邀同志到院共商,因为总揽一切的辛劳,没有人能代替他。




十二月十一日,“柳唐案”发生,柳伯英、唐觉民被捕,官中认为他们将在苏州有军事动作。汪君是市党部常务委员,因而被牵连,受警探的监视。十四日,警察厅长李树珊亲到医院探询。汪君答说卧病已四十天,少接触外事;况党部专理党务,并不兼顾军事动作。厅长也就没有话说,临走时嘱汪君安心养病就是。那知就在这晚上,他与柳、唐一起被解到江宁!久病的身躯,精神本已委顿,突然受到刺激,却非常兴奋起来。吕女士要送行,他坚决阻止;并且安慰她说没有犯罪凭证,决无死理。容色是憔悴极了,躺在病榻上被抬着走,巳差不多是绝了气的人,何况在深夜,何况前面是不可测的程途,何况分别的是心碎的妻!就是护送的警察和兵士,也有禁不住酸鼻的。

在这四五天里,营救的有好几起,地方士绅和教育团体想尽了种种办法。但是有什么用呢!十六日的清晨,汪君与柳、唐一同被枪决了!他怎样受审讯,怎样中弹而倒仆,谁知道!谁知道!只有叫他死的人才知道!他的身体打成什么样子,他的尸骸埋在什么地方,谁知道!谁知道!只有叫他死的人才知道!吕女士之外,他的亲属就只有两个儿子,四岁的经羲,未满周岁的经农,谁能胜任到江宁去寻找他的血肉模糊的尸骸呢?他的许多师范学校时的同学哀痛他的遭遇,共同设法想找还他的尸骸,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希望呢。


图片

19276月汪伯乐等烈士灵柩由宁运苏,各界代表在雨中迎候。


他仅有短短的二十七年的生命!他平时曾说过能如刘华、周水平等为民众而死,就死得其所。但是不知道当他最后的一刹那,对于这一死的感念如何。

他一生困穷。友谊的真情的施与,他无所容心地受了,不一定道谢。唯有困穷的人也能同情别人的困穷,所以他帮助人家时才是毫不容心的。曾有邻家死了人没法买棺材,他就当了自己的衣服给他们去买。

啊,这样的人!啊,这样的死!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

拟稿:市地方志办业务指导处

审核: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发布:市地方志办秘书处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