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历史的维度与时代的厚度(陈兴南)

发布时间:2016-08-18 03:56 作者: 来源:苏州地方志 访问量:

历史的维度与时代的厚度

――无限放大和无限缩小

苏州    陈兴南

 

近期,在《光明日报》上看到,在同一版面,编者把一组“宇宙星云图”和一组 “超级微生物”的照片放在一起,不由让我想起了“无限放大和无限缩小”,于是,联想到了历史与时代以及幸福的话题。

无限放大原是我在一次与友人闲聊时说到的一句话,说话的语境是:无限放大便于发现问题,以利于更好地达到目的,或者说是“精细”的实现要件。无限放大,让一个气球显现厚薄与质量,气球充实到一定限度时,突破的地方就是最次的地方。同样我们把一件微小生物作无限放大就能感觉到那无限美丽的身影,让人惊喜。

无限缩小的语境是:无限缩小能够确定方向――定位。有点形而上学的味道。我们的思想总是需要在缩小的空间里游荡并寻找自己的位置,我们的目标总是需要在缩小的小目标里确定层级。我们总希望让自己的所有作为产生效果,而不是白费时间和精力,但我们往往无法把时空缩小着观察,不知道“我”在哪里。不知道结果的事是很恐怖的事,好在我们大都不会很在乎结果,所以“我们”在恐怖中“安逸”。

对于历史人们毫无办法,因为它已经发生了,人们无法改变历史的轨迹,但由于人们受时间空间的限制,只能以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来表述一二,甚至皮毛。让一部分人了解过去,或好奇过去的一些事。历史是样好东西,它无声地在那里,它本身不为价值存在,因为历史不是为了历史而成为历史,历史只是一种存在而已。

时代是如此的丰富多彩。而在这“丰富多彩”被时间限制在一个空间里,这空间由每个人的阅历、知识、见识、年龄等等主客观因素所决定。由此决定了当代丰富多彩的厚度。我们没有统一的标准来确定或打比方的方式来表述其厚度,但人人都能感觉到它的厚度,这种厚度只能用“只能意会”来意会。

历史有它的维度,时空依附着历史,历史让时空显出其真实不虚的存在,尽管人们无法触摸时空。历史让当下的人们把时空缩小。方便你去寻找你要的东西。地图是样好东西,让一个人闲坐在家,了解世界是圆的。历史有同功之妙。无数个朝代都成为了历史,无数个当下都将成为历史。几千年来,人普世的要求很相仿,对富贵的追求无不得到充分的印证,就是历代的贪官或义士标榜的价值观或表现形式几乎可以改个人名就能在刊登在当代的媒体上。当能够多了解了历史,也许就不会过于迷惘,也不会过于自信或过于自伤。在一本书上看到,哲学可以疗伤,我想历史也可以疗伤。历史是伤药、是明目液、是近视镜、是方向盘、是导航。

当下很厚,厚得让人无法探测,任何一个当下都是如此。而就是当下,人际、价值、环境、鲜花、雨雪、阴晴、政治、荣誉、男女、网购、影视、大数据、网游、龙虾、串串烧等等等等,比任何的当下都要丰富多彩。我们都生活在这样一个厚重的丰富多彩的当下。有限的生命与认知,面对突如其来的“丰富多彩”,我应该在其中享受和创造什么呢?我只知道我享受我该享受的或能够享受的,我知道我的创造的十分有限的,我“安逸”着现在的一切,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但很难收获这种“安逸”,在这厚重的丰富多彩里,人们都寻觅着属于自己的安逸。南怀瑾说:二十一世纪最在的疾病是心理疾病,当下心理学培训与考级听说十分红火,我想也许是一个证明。我想,如果每个人都在厚重里寻找到合适自己的经纬点,也许就不会过于不适于当下,也就更舒心。

时间很无情,让所有一切都能成为历史,如果能无限缩小着看,再轰轰烈烈的事或事业也都不太重要到超过自己的心。如果能无限缩小着看,你肯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在时间面前,你也就不会太重要,只要方向与自己意愿不相违。重要的事真的不多。

当下很厚很精彩,再多的精力也无法享受这很厚很精彩的一切。夏天游泳是件很惬意的事,对于不会游泳者呢?而冬泳更甚,不可能每人都享受冬泳带来的快乐。简单是福,但人本身不可能简单,因为人是动的物,思想比肉体更好动,所有幸福与痛苦都融合在看不见的思想里。让我自己的喜欢快乐的“薄”努力做厚,厚在心里,还要作无限放大。把自己感觉痛苦或不适的“厚”放在自己历史的小长河里,用时间洗涤,或不再顾及也就自然变“薄”。把手上的宏观放在历史里,无限缩小,考量它的方向,“有奔头”,把手头的具体的微观无限放大,考量它的厚实度和做法,“有信心”。

“快乐”说:“你懂的,但你没做到,努力吧。”

今天太阳出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多好!

写于201457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