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叶圣陶眷眷姑苏家乡情深

发布时间:2016-09-08 09:26 作者: 来源:苏州地方志 访问量:

今年是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叶圣陶诞生 120 周年,  18941028他生于江苏苏州悬桥巷。他从1937 年抗战暴发离开家乡,直到抗战胜利定居北京后,直到 1988 年逝世,始终充满着对家乡苏州的眷恋深情,并还始终保留着一口吴侬软语。
出身贫困    刻苦好学
他父亲叶仁伯是受雇于地主家的帐房先生,主要是替一位姓吴的地主家收租,另外,一些大户人家逢到婚丧喜庆之事,也请他去临时料理账务。叶圣陶家里除了父母亲和两个妹妹之外,还有祖母和外祖母,全家七口人的生活全靠父亲微薄的收入来维持,家境尚属一般。
叶仁伯为了使儿子求得功名,让叶圣陶三岁时就开始识字、练字,到六岁那年,叶圣陶识字已有三千左右,字也写得相当漂亮。朱氏识字不多,但满肚子装着世代流传下来的谜语、诗歌、儿歌,经常说给儿子听。叶圣陶猜谜语的兴致很高,从中得到了智慧的启迪。叶圣陶还能够背出很多辞采华茂古代诗词。尤其是形象生动,想象奇妙,韵律优美的儿歌:如 萤火虫,夜夜红;飞到西,飞到东 ………‘ 摇呵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糖一包,果一包,还有饼儿,还有糕 等等。
        戊戌变法后的那一年 (1899 ) ,叶圣陶六岁的时候,父亲送他进私塾读书。塾师是当地有点名气的黄先生,文笔很好。父亲对儿子的要求很严,放学回家后就督促他温习功课,还要背书,立下了 弗熟不得吃饭 的家规。在黄先生那里,叶圣陶读的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过了一年以后,叶圣陶又到了悬桥巷东南端的顾家花园顾颉刚家,跟随一位名叫张承胪 ( 字元冲 ) 的老先生读《四书》、《诗经》、《易经》。张先生规定学生对所学内容要读熟背诵,否则就动用戒尺施以体罚。叶圣陶在学习上丝毫不敢懈怠,用心读书,背诵都能上口。
饱赏民风    热爱传统
叶仁伯勉励儿子在家熟读圣贤书,又常带让儿子跟着他出门到亲戚家拜年、贺寿、吃喜酒,清明节到乡下上祖坟,秋天到乡下看收租子。叶圣陶童年时代,就领略了苏州民风民情的淳朴。父亲总要带他去看,说给他听吴地园林古迹、亭台楼阁、斋堂殿馆、庙院庵祠,甚至连城里的路名,都有来历;哪怕是一块匾额、一个牌楼、一座桥梁,都有传说。回家后叶圣陶父亲还要求他回忆参观时的先后次序,作类似日记的记录。叶圣陶到了八岁时起,就 开笔 作文了。有一次老师出的题目是《登高自卑说》,作文之前,向他提示 这应当说到为学方面去 。叶圣陶依照老师的吩咐,共写了八十多字。老师看到他写的毛笔小楷字方方正正,文句又晓畅流利,说理通达,便不断地称赞,特别是对文章的结尾 登高尚尔,而况于学乎 感到满意,情不自禁地在 这两个字的旁边,用红笔划了两个圈。叶圣陶高兴地把作文本带回家给父亲看,父亲见儿子敏悟好学、天资聪明,笑得十分开心。经过近两年的刻苦学习,叶圣陶大有长进,居然能够写出三百字以上的经义史论或时务策论的文章了。父亲急迫地希望儿子赶快成长,又将叶圣陶送进了另一所私塾,以便学得更好,能够考上秀才。      父亲为了使儿子增长些文学知识和历史知识,带他到茶馆听说书、听昆曲。叶圣陶小时候听了不少的书,小书像《珍珠塔》、《描金凤》、《三笑》、《文武香球》,大书像《三国志》、《金台传》、《水浒》、《英烈》。这些大书小书,他有的不只是听了一遍,最多的听过三四遍。说书的,挥舞着纸扇,拍打着醒木,把故事说得活灵活现,各种人物的声音模仿得逼真酷肖,突显了不同的性格。听到精彩处,叶圣陶常常被悲欢离合的情节牵引得不能自已。叶圣陶更喜欢听昆曲,那典雅的曲辞、优美的音节,那时而清柔温润、时而凄怆沉郁、时而高昂雄壮、时而哀伤感叹的曲调,抓住了他的心灵,让他百听不厌,甚至想到要去当昆曲演员。苏州地域文化的熏育,使他提高了艺术审美的能力。
爱国爱乡   自幼立志  
1906 年,以苏州长洲县、元和县、吴县三县县名的第一个字合成命名的 长元吴公立高等小学 (今草桥小学)创办起来了,叶圣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这所学校。这所小学的教师大多是才从日本回国的留学生,有教唱歌和历史的章伯寅先生,有教国文的朱遂颖先生,有教博物和算学的龚赓禹先生,有教英文的杜安伯先生,等等。他们热心于新的教育事业,讲课动听入耳,显示了开阔的知识面,叶圣陶听得津津有味。他从老师谈论的革命思想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新的领悟。章伯寅先生在课堂上教育学生说: 地不离人,人不离事。欲论人事,必先知地理。要爱国就得先爱乡土,晓得乡土的山川史地、名人伟业;要爱国就得先晓得我国的自然地理、历代英杰。 叶圣陶心领神会,咀嚼着老师所讲的这些爱国大义。他懂得了要把爱国与爱家乡这块土地上的山川草木结合起来,要了解与熟悉历代名人英杰创造伟业的历史。老师寓革命思想教育于知识的传授之中,如清泉滋润了叶圣陶的心田,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中学时期,叶圣陶开始接触外国小说及当时的文艺新潮。他不单喜爱阅读这些外国小说及新文学,更与同学组织诗会《放社》。
献身教育    尝试革新
1911 年,三年中学毕业后,在当地一家初等学校任教,并试验当时的新式教学法。可惜, 1914 年,他被排挤出学校而离开失业。在他失业期间,他全心投入文言文小说的创作。这些小说都寄到《礼拜六》杂志发表。后来他被上海的商务印书馆附设的学校任教,同年,担任商务印书馆的小学教科书编辑。1917年春,叶圣陶去甪直任教,中学同学吴宾若、王伯祥都和他是志同道合的好友,在甪直有了一批“真诚而能实行的教育家”、“一群革新倾向的同事”。正如《倪焕之》小说开篇所描述主人公倪焕之的称心满意事业的开始一样。
叶圣陶在碖直吴县第五高小执教期间,就与在北京大学读书的顾颉刚、俞平伯等书信往来频繁,深受“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他与王伯祥等组织了甪直镇教育会,研究教育改革;在北大《新潮》上发表了对教育改革的评论《今日中国的小学教育》、《小学教育的改造》等。年轻的叶圣陶把碖直当做了他实践改革教育的实验场。同时,这一切也使沉睡的千年古镇甪直充满了新鲜的气息。
难怪叶圣陶在《过去随谈》一文中这样回忆这一阶段小学教员的生活:“职业的兴趣愈到后来愈好。这是因为后来的几年中,听到一些外来的教育理论同方法,自家也零星悟到一点,就拿来施行,而同事又是几个熟朋友的缘故。”
叶圣陶在教育改革的实践中,反对那种束缚学生思想和个性,扼杀学生生机的封建教育;他十分注重在丰富多彩生动活泼的教育活动中熏陶学生,培育他们既有远大抱负,又有求诚行动的德行,发展他们富有生机的个性。
叶圣陶早在1919年初在《对于小学作文教授之意见》中就提出对语文教育改革的想法:“小学生所需知识至多,……宜以最经济之时间,练成其最能切实应用之作文能力。”他反对“记录古人思想行为的文章”,“诵习纯熟、疏解明白便算得到了知识本体”的教学方法。当时的国文教学在碖直第五高小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从教材、教法、写作练习等方面入手,处处考虑到如何使语文教学以“造成健全公民”为宗旨。以教材改革来说,在尊奉文言鄙视白话文的当时,他提倡间授白话文,自编选择白话文新教材。文言文则选择《史记》、《战国策》中名篇,并附有题解、作者传略及语释。他自写“文话”,专谈文章的欣赏与写作,谈论缜密,文笔活泼,很受学生喜爱。
健全的公民,必须要有健全的能力,叶圣陶在碖直第五高小期间,提倡知行结合,学识见诸践履。叶圣陶当年发动师生在校园荒地上开垦了生生农场?即先生和学生一起劳动的农场 ;捐款创办了博览室的四面厅和利群书店,当年这座四面厅成了碖直第五高小师生吸取思想养料的重要场所。叶圣陶在这里陈放着自己购买的中外名著,南社诗人诗集以及《新青年》、《新潮》等进步刊物。
每年春天,叶圣陶带领学生远足,观赏江南水乡秀丽春光,他还和吴宾若、王伯祥等有进步倾向的同事一起,建造礼堂、戏台、音乐室、篆刻室。每周开一次同乐会,学期中与学期末开恳亲会,辅导学生自编自演《两渔夫》、《最后一课》、《荆轲刺秦王》等话剧。使学生受到自然美和艺术美的熏陶。
叶圣陶在《未厌居习作:心是分不开的》一文中这样写道:“我年轻不谙世故,当了三数年的教师,单感这一途的滋味是淡的,有时甚至是苦的,但自从到碖直后,乃恍然有悟,原来这里头也颇有甜津津的味道。”这段话,正是叶圣陶在碖直第五高小积极推行教育改革的真实感受。
1977年夏,叶圣陶以83岁高龄重访碖直时,深情地凝望着今天的碖直小学,为碖直小学题写了校牌,并感叹地说道:“我真正的教育生涯是从这里起步的。”他与旧时的学生和碖直小学的少先队员合影留念。还将存留在校舍内的那棵百年罗汉松,取名为“思念松”,并附加题词:“五十五年以前,我在这里当过几年老师,今年?1977年五月十六日再到这里来感觉特别亲切。我愿全体同学认真学习,三育并进。祝愿全体老师以身作则,善教善导,促进同学们的全面发展。”叶圣陶生前在北京寓所内,始终保存着几枚取自碖直小学内古银杏树的叶片,直到他生命弥留的最后几天,还断断续续地叨念着:“保圣寺……,银杏树……。”
转辗各地    难忘故乡
1935 年,他在上海开明书店任编辑时,积累了多年积蓄,终于在家乡购地置房,对此十分惬意。他在《抗战周年随笔》中写道:“苏州住的是新造的四间小屋,讲究虽然说不上,但还清爽,屋前种着十几棵树木,四时不断地有花可玩”。进入青石弄 5 号石库门内有叶老亲手种植的海棠、红梅、桂花等树木。当年叶老在写作之余,经常在此整修树木自娱。当年他在上海开明书店任编辑,每月去沪工作一星期,而他在这所怡然自乐的住宅里,曾创作了著名短篇小说《一篇宣言》、《浪花》、《邻居》等十多篇、散文集《未厌居习作》、童话集《小白船》以及指导写作的《文章例话》等。叶老在青石弄 5 号只住了近二年,后因抗战爆发,叶老不得不带领全家,离开故居,转辗在四川各地长达八年。其间,叶老一直惦念苏州青石弄故居,并怀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他在《嘉沪通信》、《渝沪通信》中多次提及这所故居:“青石弄小屋存毁无殊,芳香无挽,惟有永别。遥想梅枝,应有红萼”,“前数日曾买大把海棠插手瓦瓶,因而颇忆苏州之一树海棠,不知今年花事如何”。后又从亲友通信中获悉:“青石弄屋尚在,自是可喜”。直到 1972 年,叶老在《西江月·海棠谢后作》一词中,还留露出这份感情:“青石繁英一树,少城俊赏三春”。抗战结束,叶老一家从四川回到上海,然后回苏州来搬家具时,在这所几乎洗劫一空的故居内,从壁柜底层意外地发现了叶老青少年时代所记的 22 册日记,约五十万字。最早的日记是父 1901 年阴历十月初一开始的,这是叶老在十六周岁生日后的第一天。这是七十多年前日记的一部分。后来出版的日记《辛亥革命前后》 (1911824至1231) ,即选于此。这批日记有着十分珍贵的历史和文献价值。由此叶老对苏州青石弄故居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所以他第一次来信中对所寄赠青石弄故居照片,表示“厚爱高谊如是,何胜铭感,未敢徒然道谢而已也”,也决非偶然。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