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今天是

春回大地,百花齐放,花仙子就要过生日了,你知道吗?

发布时间:2020-03-11 01:23 作者:郑凤鸣 来源: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市方志馆) 访问量:

春回大地 百花齐放 

拜花神二月十二


▲《清嘉录》

明天,就是今年的农历二月十二了,曾经的苏州人,特别是年轻女性,都会到郊外,或者到自家庭院去踏青赏红。何为“赏红”?《清嘉录》卷二云:“(二月)十二日为百花生日,闺中女郎剪五色彩缯粘花枝上,谓之‘赏红’。虎丘花神庙,击牲献乐,以祝仙诞,谓之‘花朝’”。

▲赏红

花神多半被认作女性,所以又有“百花娘娘”或“花姑”的别称,但也不尽然。清代乾隆年间苏州那位特别能侍树毓花的陈维秀,就被官家和民间尊为花神。他因精于侍树毓花技艺而由凡人晋升到了神仙之界。知府胡世铨为他在虎丘试剑石左侧的梅花楼旁,建了花神庙,作为纪念。现在仍然可见的是定园花神庙。

苏州有谚语云:“有利无利,但看二月十二。”或云:“花生日晴,则百果熟。”据说在农历二月十二这天,天气晴朗的话,当年百物丰收。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载,农历二月十二,热闹非凡,不便出门的闺中女郎,借大好春光,举行 “扑蝶会”。

据说如果不这样做,花神就会“生气”,这年的花就开不好。

花农们将花视为衣食父母,更是不敢怠慢。清代,农历二月十二,善男信女手捧鲜花,特地前往花神庙为花神祝寿,庆祝“花诞”。供祭粉制寿糕、寿桃和三果、三牲,点香烛,叩头祈福。然后喝寿酒,出花神灯会。年轻女子按照“蓬开先百草,戴了春不老”的俗谚,头插蓬叶,穿红戴绿,祈愿自己青春常在。晚上人人手提花灯,抬着换上新袍服的花神像在虎丘、山塘一带巡游,并且演戏酬神,直到曙色初露才尽兴而归。

▲十二月花神碑(郑凤鸣摄)

百花生日一到,春回大地。早在白居易担任苏州刺史时,筑成山塘街时,他就在《题武丘寺路》中为此街奠定了“花”的主题:“菱荷生欲遍,桃李种仍新。好住河塘上,长留一道春”。此后,美丽的花圃、热闹的花市,以及浓郁的花风花俗,更把山塘街熏染成一条芬芳的花街。

明代王鏊《姑苏志》:“虎丘人善于盆中植奇花异卉、盘松古梅,置之几案,清雅可爱,谓之盆景。”清代沈朝初的《忆江南》,更对山塘的高超盆景技艺作了生动描绘:“苏州好,小树种半塘。半尺青松虬干古,一拳文石藓苔苍,盆里看潇湘。”清代《元和县志》载:“郡中人家欲栽种花果,编葺竹屏枳篱者,非虎丘人不工”。

▲《姑苏志》

明清时期的山塘、虎丘、长泾古乡村,不少居民世代以花为业,清代称其为园户。广大园户依靠山塘、虎丘、长泾一带得天独厚的自然和人文条件,培植玫瑰、桂花为业。数百年来辛勤培育和开发出不少独特的花草产品,出产的盆景、花茶、花露及编制的花篮和像生绒花,闻名天下。当时的虎丘、山塘、长泾一带已经形成完备的花业生产销售体系,虎丘山和绿水桥西的马营弄周围,花圃遍布,山塘街上,花店迤逦相连。枫桥水路,山塘河里,帆樯云集,花船舣塞。对此,唐伯虎说:“江南人尽是神仙,四季看花过一年”。《虎丘竹枝词》也说得绝妙。

《虎丘竹枝词》

苔痕新绿上阶来,

红紫偏教隙地栽。

四面青山耕织少,

一年衣食在花开。

年景好时“一丛花当十户赋,几朵云收数乡税”。据《桐桥倚棹录》记载:“每晨晓鸦未啼,乡间花农各以其所艺花果,肩挑筐负而出,坌集于场。先有贩儿以及花树店人择其佳种,鬻之以求善价。馀则花园子人自担于城,半皆遗红剩绿”。

▲《桐桥倚棹录》

山塘街上专门培植花卉盆景的场所,称为园圃或园场,又称为“花树店”。据顾禄《桐桥倚棹录》所载,仅在山塘街桐桥以西,就有大小园圃十余家。其格局为“前店后园”,店后皆有园圃数亩,为养花之地。园内种花的人,被称为“花园子”,也就是现在的花农。他们“营工于圃,月受其值。以接萼、寄技、剪缚、扦插为能”。

▲苏州花卉植物园

花树店内制作的各类花卉盆景,蔚为大观。山石盆景讲究假山堆叠,“于白石长方盆叠碎淅石,以油灰胶作小山形,种花草于上为玩者。”

树桩盆景有短松、矮柏、古桧、黄杨、冬青、洋枫、榆、椿、梅等十几种。其中的雀梅,以盘根错节、苍劲古朴的“疙瘩梅”为贵。

以观花为主的盆景有:梅、杏、李、桃、惠兰、玉兰、迎春、海棠、牡丹、芍药、玫瑰、蔷薇、山茶、丁香、茉莉、珠兰、凤仙、虞美人等多达百余种。

草类盆景有翠云草、醒头草、阶沿草、吉祥草、含羞草等。

观景类盆景有:天竹、葡萄、木瓜、枸杞、樱桃、枇耙、无花果等二十余种。这些花木大部分产自附近的虎丘山。本来不值钱的山野花木,经过花农加工后明显升值:“更怜一种闲花草,但到山塘便值钱”。

山塘街上,还有规模颇大的花木盆景集市,称为“花市”或“花场”。这些花市与游赏紧密结合,形成季节性、主打花卉领衔的专题花市。春为“牡丹市”,夏为“茉莉珠兰市”,秋为“木樨菊花市”,冬为“水仙市”。花市的地址,规模较大的在斟酌桥堍的花园弄和马营弄口。规模小的在怡贤祠门前和半塘桥附近。此外,还有泊舟于岸边的“水上花市”。

▲香雪海

山塘街之所以姓“花”,与宋代奸臣朱勔有很大关系。《吴风录》:“朱勔子孙居虎丘之麓,尚以种艺叠山为业,游于王公之门。”清代《元和县志》:“朱勔以花石纲误国,子孙屏斥,不列四民(士农工商),因业种花,今遗其风。”从此,“山塘园艺”脍炙人口闻名遐迩。

每天清晨,乡间花农各以其所艺花木,担筐提篮而出,集中于花市。卖花女郎挎篮穿街走巷曼声吟卖,紫韵红腔宛转动听,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花树店人和花农择其佳种放在显眼处,可以卖出好价钱。石韫玉《山塘种花人歌》:“司花有女卖花郎,千钱一花花价昂”。

正因为花业对广大花农如此重要,所以在虎丘、山塘、长泾一带才形成了独特而浓郁的花神崇拜。

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相关稿件
扫码浏览